•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先做好「人」,再做好「教徒」

廿字甘露——忠

黃敏警 

什麼是忠?忠於良心,忠於信仰,忠於天命而已。

 

說來簡單,但落實於實踐上,萬一忠於天命與忠於人道的職分兩者之間有所衝突呢?比如說:可以蹺班修行嗎?可以丟下極待照顧的一家老小不管,只管自己的積功累德嗎?就我記憶所及,儘管涵靜老人曾指定某些弟子辭去現職,專心從事侍天應人的教職,也一再告知弟子,努力於天道之後可以圓滿人道,卻不曾慫恿弟子充分「利用」上班時間來教院為天下蒼生奮鬥。在人間但凡領人一份薪水,不論薪水如何微薄,其意義等同雙方立下一份契約,斷然無有隨意毀約的道理。忠是工作之外,持家之外,把奮鬥放在第一優先順位,畢竟涵靜老人駐世時一再強調:先修人道,再返天道。

 

我不知如是的解讀是也不是,但先求做好「人」,再做好「教徒」的觀念在這些年的思索中愈益堅定。涵靜老人從前也常講:現世宗教如此發達,但人心仍然不斷敗壞,原因何在?就在很多人把信仰與生活斷裂。進了道場教堂佛寺是教徒,兩腳一旦離開,心也隨著走出門外。一切屬於教化規範的部分有心或無意丟在道場的結果是:在現實生活中,看不出任何宗教教化鏤刻過的軌跡。

 

不論是否已經走進宗教大門,在擾攘人間世,成為「好人」仍是不同時代普遍崇尚的價值。現代性別論戰中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先做好『人』,再做『男人』或『女人』。」同理,先做好「人」,再做好「教徒」。就天帝教來說,上光殿誦誥何以能救劫?不外透過救拯蒼生的大慈悲心與上帝相應,如果不能在離開光殿之後時時檢省自己,小則以言語傷人,大則胡做非為,所謂上光殿救劫,能化掉自己有心無心造作的災劫已屬萬幸,遑論救拯蒼生?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