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邪惡止步

廿字甘露——正

 黃敏警

            依止於一德為正,止息一切邪惡亦是正。

 

            《太上感應篇》說「不履邪徑,不欺暗室」,杜絕了一切為惡的可能,遠離了一切邪惡之後,一己的修為於焉完成。但「正己」之後莫忘還須「化人」,推到極致,其實還是恕道的實踐。

 

            若是涵靜老人依然駐世,那麼講正字的時候,我們便有一位最好的典範。感天動地的宏願與數十年修持讓涵靜老人一身凜然的正氣,往那兒一坐,那兒便有了正氣。這時便不難理解為什麼孔老夫子要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行。」己身正不正,與法令行不行,看似了不相干的兩碼事,細思來身正卻是法令付之實踐的先決條件。

 

            身教的力量往往大過於言教的力量。隋末的裴矩在煬帝在位時是有名的佞臣,改朝換代之後,變成唐太宗的臣子。站在正氣充滿的殿堂之上,面對一個厭惡便辟小人的君王,不假半點外力,裴矩也跟著改頭換面,成為勇於犯顏直諫的忠臣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