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從此岸看彼岸

廿字甘露——覺

 黃敏警


太極圖上的兩條魚兒也可以是閒聊與觀照。

 

當「喝咖啡聊是非」儼然成了今世的時興文化時,我們不妨捫心自問,在這等閒聊中究竟得到什麼?因為貶低了別人,就可以因之抬高自己的身價嗎?如果與朋友的親密關係,必須透過犧牲另一個人的隱私來成全,這是怎樣的朋友?如果閒聊只是許多事件的重複,許多生活資訊的收集,事後會不會在反思的時候後悔這根本就是在虛擲生命?把閒聊的時間拿回來觀照自身的是與非,會不會讓自己更能有所成長?

 

站在白魚這邊看黑魚,或者是反向觀看,總之把魚兒看作是人與己的關係,我們將如何看待別人,又如何看待自己?

 

把觀照的眼拿來看自己,既有能力照見自己的優點,更該有能力照見自己的不足,因此痛下工夫,汰除髒汙,淨化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品質更好的人。偶有餘裕去看別人,那就學著多看別人的優點,少看別人的不足。如果能夠了解,有些人的行為純粹只是無知的結果,將心比心,與對方站在一起的時候,自能看見對方行為形成的因,怒氣也就無由生起了。

 

愈是拿了苛刻的標準去檢視他人、批判他人,自己愈無成長空間。有幸學到正法,那是聚合了許多因緣所致,再怎麼說都應視作難得的福分,而這種智慧應該是用來修正自己,而不是挑剔別人的。然而修正自己也不等於以之檢驗現下的自己,因而憎恨自己、讓自己陷於絕望之境──莫忘過與不及都是悖離宇宙中和之道的。

 

兩隻魚兒可以是人與事,人與言語。試著把人與事分開,一個人做了錯事不等於一無是處的壞人。「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把人與言語分開,說得出一口動聽的好話,不見得就是好人;講話不中聽也未必等於心腸不好,只是表達技巧稍遜而已。

 

魚兒可以是心靈與物慾。物慾愈強,心靈的空間愈小;愈是清心寡慾,心靈漸漸就能與天地相通,逐次寬闊。達賴喇嘛就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愈是財富愈多,負擔愈多;反倒是一無所有的人,因為什麼都沒有,反而逍遙自在!

 

魚兒還可以是心靈與感官。學著以心與世界、與人群溝通,而不是忙著用肉眼看,以耳朵聽。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訊息須得用心傾聽,用心解讀。當心靈失去了真正的作用,只能動用肉眼看見表象,只能動用耳朵聽進阿諛奉承,所有進步的可能至此戛然而止。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