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文明社會的一把尺

廿字甘露——禮


           孔子視「富而好禮」為文明社會的標竿,「禮」成了檢驗社會進步與否的標準;吳敬梓、魯迅等人說的卻是禮教吃人,究竟誰是誰非?

 

           錯解「禮」字為形式上的繁文縟節,那麼視禮教為不合時代、不合人性的怪獸,甚至吃人之說的確不為過。但是先賢制禮,怎會是如此變態的居心呢?禮儀的制定原只是用以合理地約束人的種種慾望,以適度的形式為之。「禮者宜也」,禮不過是存在於人與人之間應對的合理參考架構,既然號稱合理,意思便是隨著時代變遷而賦予種種不同定義。只可惜後世腐儒抱緊了先賢禮制的大腿不放,硬把禮教五花大綁成死硬的殭屍,原該讓人樂於親近的禮反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怪物了。

 

           不論時代如何變遷,細節如何變易,但凡認清了禮的本質,自然可以不致失禮。拿破崙當年每進入回教國家,必至清真寺行禮。英國統治印度期間,英國總督在路上遇見婆羅門教士,總會趕忙下車合什,禮讓教士先行。入境問俗,反映的是尊重對方的一點小小心意。反觀今天的台灣,許多行事但憑情緒,高興就好,「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把自己放逐到禮教之外的結果是,許多先進國家的五星級飯店拒絕接受台灣團。更令人臉紅的是,問起嫁到台灣來的許多外籍新娘,對台灣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她們的答案居然是:「沒教養!」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