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把自己放到最低

廿字甘露——忍

黃敏警 

唐朝的寒山和尚有一回問拾得和尚:「世人輕我、騙我、謗我、欺我、笑我、嫉我、辱我、害我,我將奈何?」拾得如是回答:「惟有重他、敬他、容他、讓他、耐他、避他、不理他,再過些時,看他如何?」

 

清虛宮弘法院教師(註)有一段很美的話,與拾得的說法是可以相互闡通的:「忍辱與佈施,犧牲與奉獻,是眾生的空氣與水。為成就眾生,把自己化成大地、空氣,化成水、墊腳石、砧板、牛馬,為眾生所踐踏、享用。」

 

許多不平,往往都是源於內裡那個龐大的「我」在作祟:我被欺負,我被騙了,我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我我我……,一切都肇因於強烈意識到「我」的存在。如果一時無法全然放下我執,試著把「我」放到最低,人生諸苦也許就可以隨之減淡。人對痛苦的感受本來不在客觀的事件,而在主觀的覺知。一旦把我放低放下,隨著執念而來的痛苦自然可以減到最低,反而能夠讓無著的心靈順勢爬上生命的曠野,盡享清風與明月。

 

註:無形宇宙對應有形宇宙,有無數的組織機構,其複雜程度遠過人間的想像。清虛宮為金闕直屬的行政機關,其中的弘法院負責宇宙教化工作,目前天帝教輯有清虛宮弘法院教師講義四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