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弘一特效芳香劑

廿字甘露——儉

 黃敏警


儉是什麼?儉可以是儉言語,儉用度,儉行持,儉苛待他人之心。

 

容我引倓虛大師《影塵回憶錄》作印證。

 

有一年,倓虛大師邀請弘一大師到湛山寺講戒律。弘一大師到來之後,僅與主持的倓虛大師簡單寒暄過幾句話。當時與弘一大師同行的幾個人,每個人都帶了好些東西;唯獨弘一法師,只帶了一隻用麻繩紮口的破麻袋包,裡頭一件破海青,破褲褂,兩雙鞋:一雙破舊不堪的軟幫黃鞋,一雙補了又補的草鞋。再外加一把破雨傘,上面還纏了好些鐵條,看上去已經用了許多年了。

 

弘一大師到達湛山寺後,寺方預備了四個菜送過去,大師不肯吃;第二次再預備差一點的,仍是不吃;第三次只準備兩個菜,還是不肯吃。最後盛去一碗大眾菜,他問端飯的人:大眾是不是也吃這個?如果是的話他才吃,否則還是不吃。

 

弘一大師的屋子全由自己收拾,不假他人,窗子、地板都乾淨異常。上了講壇開講,開口便講律己:學律的人先學律己,切莫以律律人;如果學了戒律是拿來檢視別人的錯誤,卻見不到自己的過錯,那鐵定是學錯了!駐在湛山寺那段時間,倓虛大師從不曾見過弘一大師臧否人物,說長道短。弟子偶而犯戒,他也不說什麼,最根本之計就是「律己」,索性就不吃飯。倒不是存心和人嘔氣,而是誠心誠意替犯錯的人懺悔,恨自己不能以德化人!

 

弘一大師早年有過風光無比的生活,中年出家以後,選擇規矩最多的戒律宗,持戒甚嚴。他不曾以此要求旁人比照辦理,然而大師嚴謹的自律彷彿是特長效芳香劑,在他所在的時空散發淡淡的芳香不說,更且薰香了不同時空的氛圍。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