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天地間第一等信士

廿字甘露——義

黃敏警

東漢一代,范式與張劭同為太學生,兩人私交甚篤。有一年兩人同時回家省親,分手之際范式承諾,兩年後返校,當在某月某日前來拜訪張劭一家,再一起返回太學。

 

兩人約定的期日將屆,張劭即委請母親殺雞作飯,準備招待遠道而來的范式。張母問清了是兩年前訂下的期約,直呼范式不可能履約;張劭卻一再對母親保證,誇說范式是難得一見的信士,當天必定會如期出現。母子兩人於是打起賭來,而且都認定自己穩操勝算。

 

張劭贏了。兩年來音訊全無的范式真在那一天出現在張家,熱情地問候張家上上下下。

 

尋常與人對應,說話算話,一諾千金,在俗世裡,這絕對是令人敬仰的好人。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固是美德,在允諾之前還得運用大智慧思考,放在「義」字之前細細檢驗一番,計其當與不當;貿然把信與義脫鉤,結果不是成了背信的小人,便是守信的壞蛋。

 

信可以是小信,可以是大信。如范式一般,篤行先前與人應許的諾言,這已是人間難得的信士,但畢竟還只是小信;把信字擴大到與天的對應,在百磨千折中依然信守對上帝的承諾,這才算是天地間第一等大信。

 

涵靜老人當年謹遵天命來到台灣,因為時勢預測洩露天機,爾後數十年中雖然為辦道努力籌財,投資過的行業不下十數種:航空、紡織、投資顧問等等,卻始終是做一行賠一行。在最煎熬的歲月裡,涵靜老人在最能見出本心的日記裡也只是信心堅定地表示:「我相信這是上帝對我的考驗。」

 

緣於對上帝的絕對信仰,涵靜老人通過考驗。民國六十五年訪美時,他有幸遇見昔日好友──當年在西安傳道時結識的陝西省民政廳長彭昭賢先生。涵靜老人說老友一語便點醒他這個夢中人:「你去辦道,錢財自然會來。」

 

爾後涵靜老人以八十高齡復興天帝教,一路為未了的天命衝鋒陷陣,至九十四歲歸證,十四年間為天帝教開創的基業,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輕易帶過的。認真省視涵靜老人的奮鬥歷程,其忍人所不能忍的源頭來自何處?正是對上帝的絕對信仰。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