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言所當言,行所當行

廿字甘露——義

 言所當言,行所當行

黃敏警 

         天德教蕭宗主駐世時有一句名言:「天上但有忠義仙佛,無有富貴仙佛。」直把忠義視作成仙成佛的必要條件,價值遠遠凌駕於富貴之上。

 

         談忠講義,傳統很容易把它和鮮血淋漓劃上等號:「殺身成仁,捨生取義」,不是嗎?所以見血才是義?倒也未必。家喻戶曉的關雲長固然是這種典型,義卻未必全然得以流血成就。春秋時期,魯仲連以舌粲蓮花免除一場兵燹,事後受惠的趙國意欲有以報償,魯仲連只是推卻。對他來說,他只是作了該作的事,任何形式的獎賞都是多餘。

 

         後人因之稱魯仲連為「義」。

 

         東漢光武帝中興之後,意欲論功行賞,當時參與的諸將爭論不休,唯有馮異一個人悄悄退居樹下,無視諸人爭功。後人因此尊稱馮異為大樹將軍。在我看來,馮異隻身默坐於樹下的身影,正是義的最佳顯影。也正因其人不因封賞而動心,在戰場上反而能以平常心論斷敵我局勢,因而制敵機先。

 

         把「義」定義在為朋友不惜兩肋插刀,或是激於義憤,「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格局仍小。「義」可以上綱到日常的生活儀節,亦即在最平常的生活裡,都能謹守「言所當言,行所當行」的分際。因為認定是合宜的話,合宜的事,自然就順理成章地說去、做去,其中並無半點勉強。《太上感應篇》裡強調「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別人眼中的恩德在我看來若只是本分,便只是自然做去,不起半點換取報償的念頭。

 

         對天帝教同奮而言,進到天帝教,本是各領天命而來;但凌駕於個人天命之上的,應是共同的天命──救劫。因為救劫本在「我」的本分之內,所以「不求個人福報,不為自己設想」,是不是也就顯得名正言順?

 

         附帶一提的是,「言所當行,行所當行」或許還能加上一個補充原則。該說的話,該做的事,不妨「聞斯行之」,立即做去;至於不該說的話,不該做的事,那就克制一下衝動,告訴自己:以後再說吧。許多錯誤的形成往往只是一時的癮頭,稍加運用心理戰術,騙騙自己暫時先緩一下,拖延一陣之後,癮頭過去,錯誤自然可以避免。行為品質的改善,就從這裡開始。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