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成就隨心量加減

廿字甘露——公

 黃敏警

楚王掉了心愛的弓,旁人見他既無尋找的動作,也無半點遺憾的樣子,不免納悶。楚王回答得倒妙:「這把弓必定是掉在楚國的土地,既是楚國人掉的弓,讓另一個楚國人撿了去,又何妨呢?」如此寬闊的襟抱,聽得旁人讚歎不已。然而這個故事傳到孔子耳裡之後,孔子便說了:「把這句話的楚字拿掉更好!」有人掉了東西,有人撿了去,主語已從「楚國人」擴大成「人」,胸襟更廣。然而這個故事還有下文。老子聽說了,便說:「把人字拿掉不是更好?」

 

萬物推到根本,還是天地所生。一把弓遺落在地上,有人撿了用自然不壞,是其他物種銜去也無妨,如果還諸天地,也只是回到本來。以此心對應天下萬物,會少掉一點私心吧。

 

天地生養萬物,本無私愛;人生於其間,也唯有捨棄天地本無的私心,才能真正在天地立足,擁有更寬闊的天地。唐堯禪讓天下與虞舜,是多方打聽後再加數十年磨鍊檢驗,方才放心把天下與百姓一併交付的。在唐堯眼中,蒼生黎民等同自家兒女,不是經過多方測試的接班人,他實在無法放心交棒。如此仁厚無私的存心,與天地何異?

 

齊桓公用管仲而成霸主,唐太宗以魏徵而為明君,向來都是歷史的佳話。而其實管仲與魏徵兩人在其前都曾站在對手那方,與自己為敵,然而齊桓公與唐太宗的不凡就在只看其人謀國的才幹,個人的私怨就大大方方擱一旁去了。反觀秦始皇,這位霸主統一天下之後,大腦填充的無非是一己之私。為防天下作亂,搬遷庶民,沒收民間武器,把天下當作家私,準備傳之久遠。自命為始皇帝,還以為如此全然不顧生民的作為可以傳之久遠,一世二世萬萬世。天地容得下如此偏私的作為嗎?大秦偌大的「家業」不僅傳不了千世萬世,秦始皇兩腿一伸,原該繼位的長子扶蘇被奸臣構陷而自殺,既無德又無能的二子胡亥偷得帝位,而後在胡作非為中很快地結束了秦朝的霸業。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