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整潔就是紀律

311的小朋友心裡大概很納悶:這個班導,怎麼這麼愛管整潔啊?

靖雅是不是有「強迫症」?

請讀這一篇:

整潔就是紀律     

作者:吳心柳(張繼高)  來源:《未名集》

八十八年前,留學英國日本海軍上校,「浪速號驅逐艦」艦長東鄉平八郎, 應邀參觀大清帝國的海軍。那時候,清朝的北洋艦隊外表看來很有架勢,水師提督,御賜一品頂戴丁汝昌是大內紅人,所有的大型軍艦都是在英國格拉斯哥訂造的;可是東鄉平八郎在登上『鎮遠』號巡洋艦後,有二件小事使他看穿了清廷的海軍;() 他看到水兵把洗過的衣裳曬在大砲的砲管上;()他下船之後,發現白手套髒了,可見所有的欄杆,扶手都沒能保持乾淨。於是東鄉向當局報告:『清廷的海軍雖然噸位多,但絕不堪一擊』!

 

           果然;在一八九四年(光緒二十年)發生了甲午戰爭,噸位僅有六萬一千三百噸的日本海軍,一舉擊潰了堂堂的北洋艦隊,名艦如『來遠』、『威遠』、『靖遠』相繼沉沒,丁汝昌自殺。次年三月,李鴻章去了日本議和,簽了馬關條約,把台澎割讓給了日本

 

           讀史讀到這一頁不禁在想:東鄉的判斷為什麼那麼準?照說,把衣服曬在砲管上也不會影響大砲的射程啊!欄杆扶手有一點不乾淨又有何妨?可是再往深處一推,覺得東鄉確有道理,因為,這兩件事情明顯地表示了清朝海軍缺乏嚴明的紀律。一支沒有紀律的軍隊,武器再精良,也不會打勝仗的。

 

           多 年以來,我常用這個道理來觀察一個人,一個機關,乃至一個國家。大體上可以這麼說:沒有一個有效率的機關或國家是不整潔的。『效率』有關人的部份,必然來 自紀律;而長期的,徹底的維持整齊清潔,是形成紀律的不二條件。不信你看練兵的營房裏,天天掃,天天擦,天天要把被子疊成豆腐塊,不這麼樣,紀律從哪裡來?

 

           記得胡適在留學日記寫過這麼一段:他每次洗完澡,一定把澡盆擦洗乾淨。這是西方的生活道德,因為這樣做了對下一位使用澡盆的人才算公平。這已是六十年前的事了,但是今天大家都有了西式澡盆,可是懂得這個西式道德的人可以說是絕少,我常注意許多富有人家的洗臉盆上的水龍頭總是髒髒的,不光亮,我在國外絕不住這類旅館。有一年我去東京事先沒定旅館,只好投宿在赤阪的『新日本』旅館,其水龍頭,玻璃窗都不明淨,我第二天就退房。果然,以後便以起火燒死多人聞名。清潔是紀律之本,紀律是效率之源。世界上凡是以生產精密,精緻工業品的國家,很少有不乾淨的,不惟瑞士西德如此,丹麥瑞典挪威也是一樣。

 

           更妙的是,凡是政治安定,社會安寧的國家,大都也都是整潔的(李光耀最懂這一套了)。其中除了外表的紀律以外:我想凡是長期生活在整潔環境中的人,久而久之,必然培養出一份理性或愛美的情操。因為,內心裡有秩序的清潔便是道德。不信的話,可以注意一下中小學校,凡是愛打架、搞派系、出太保,不好好唸書的學校,其學生廁所,教室,操場的角落,大都比好學校要髒得多。

 

           因此,許多老舊的話有的時候真的是旨哉斯言。可能是因為他們吸取了多年經驗和觀察,才寫出來的。像朱伯廬的『治家格言』中第一句就是『黎明即起,灑掃庭除』,此語看來簡單平庸,實在有學問極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