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交會時互放的光亮—愛在巴黎日落時(before sunset)

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愛在巴黎日落時(before sunset)                                     

                                                                         黃靖雅

       生命中某些物事,像煞前生註定,驚心動魄的是如此,擦肩而過的也是如此。

       即便捶胸復頓足,它就是錯過了。

再回首時已百年身。

稍堪告慰的,也許只是——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attachments/201307/0315357694.jpg

 

           那一年六月,維也納火車月臺,依依難捨的兩個戀人相約半年之後在此會晤。為免落入俗套,他們決定壓抑強大的思念,不留下任何聯絡資訊。

           「愛在黎明破曉時」在此處作結,留下懸念。

 

           續集「愛在巴黎日落時」的序幕拉開。晴好的向晚,安靜的街道。睽違九年,他們終於再度相見,在賽琳眼中巴黎最好的書店。她的身分依然是假日在書店消磨永晝的愛書人,而傑西,已是新書座談會上的暢銷書作者。attachments/201307/8033854833.jpg

           他的新書,取名叫「This Time」,寫的正是兩人邂逅,攜手同遊維也納的半天一夜。

 

           她早在一個月前就從書店海報看見他會出現的訊息。座談會進入尾聲時,她悄然走進書店。曾經在九年記憶中反芻無數次的身影,乍然在現實中現形,傑西呆了半晌。幸而座談會已進入尾聲,主持人出來打圓場。他看見賽琳之後心不在焉的尷尬不必維持太久。

           兩人離開書店,趕著在傑西搭飛機返美之前喝上一杯咖啡。賽琳帶他去了自己常去的咖啡館。兩人一路走,一路聊,一如九年前在維也納的街頭遊逛,只是這回場景換成了巴黎。attachments/201307/2887963436.jpg

 

           「那年的約定,你去了嗎?」賽琳提問。她自己是爽約的那一方,因為親愛的祖母去世,而且喪禮正巧就在約定的那一天。傑西一開始否認,「當然沒有」。賽琳先是慶幸,九年來經常盤旋心頭的愧疚,就是準時赴約的傑西在火車站臺悵然守候。可另一個疑問馬上浮上來:「為什麼你沒去?你得找一個好理由!我可是一心想著要去的!」

           傑西的臉上閃過一點游移,聰明的賽琳成功地捕捉了這個訊息:「天哪,你真的去了!」

           傑西坦承他跟老父借了兩千元,從美國巴巴飛到維也納。苦等不到佳人之後,唯恐遲來的賽琳找不到他,在月臺立了牌子,留下旅館地址與電話。電話鈴的確響過幾次,他滿懷希望地拿起來——全都是色情行業。

          

           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無法分身前去赴約的賽琳,在祖母的喪禮哭得一塌糊塗。可是,究竟哭的是再也不能見到溫暖的祖母,還是一心一意巴望著重逢的傑西?她沈默了半晌:「連我自己也不清楚。」

           然而他們錯過的又豈只一回?賽琳講起96年到99年紐約的留美生涯,傑西驚呼:當時他就在紐約。就在他以為必然永遠錯過賽琳,決定和大學同學安定下來的那一整個月,他瘋狂想念的,還是賽琳。結婚當天,朋友載著他進城迎娶,隔著車窗,他在濛濛細雨中,彷彿還看見賽琳收了傘,走進百老匯與十三街交口的一家熟食店。

           賽琳幽幽地接了口:「我當時就住在百老匯與十一街口。」

 

           attachments/201307/4436024626.jpg他們當時為什麼堅持不留聯絡電話呢?事過境遷,折返原初時間點的提問,只能推說是年輕不懂事的呆笨嗎?或是還有別的因由?也許就像賽琳的推論:年輕的時候,你總以為自己這一生還會不斷地遇見怦然心動的人,沒想到有些絕妙的邂逅竟然成為絕響,從此只能在夢境不斷回味,或者痛惜。

           反覆出現在傑西夢境的,是他隻身站在月臺,而賽琳,坐在火車上不斷地經過又經過,他終只能不斷地反芻錯過的滋味。或者是,賽琳終於如願躺在他的身側,他伸手摸著賽琳柔軟的腳踝,意識到那只是不可能成真的夢境,傷心的淚水流在現實的夜晚。淚眼婆娑中,他清楚地看見自己的老婆就坐在不遠,然而他的熱情就是無法分潤給眼前這個既漂亮又聰明的女人。

 

           現實的殘酷就是他再也不可能與她相見了,然而那一晚的一見如故,宛若找到靈魂伴侶的震撼始終召喚著他,恍如深深銘刻的印記,他開始設想:也許他可以透過文字書寫轉換成尋人的秘碼?

           他彷彿灌注了全部生命能量的書寫,成就了書本的生命,也成就了書本的銷量。他一路從美國到歐洲巡迴,心裡暗自期待賽琳會現身在某一場發表會上。

           他真的等到了賽琳。attachments/201307/8308633587.jpg

       那場曾經錯過的約會,終於因為書寫而成真。

 

           可是他們依然還是錯過了!賽琳美麗的眼眸含著淚:「你那該死的書喚醒了我曾經有過的浪漫,可是你卻是帶著已婚的身分前來…」

 

attachments/201307/9291114217.jpg生命中某些物事,像煞前生註定,驚心動魄的是如此,擦肩而過的也是如此。即便捶胸復頓足,它就是錯過了。

再回首時已百年身。

稍堪告慰的,也許只是——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