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燭照塵寰光萬年

燭照塵寰光萬年

黃敏警

        生命原自虛無中來,亦即由無形的無生聖宮孕育之後,來到有形的器世間,展開生命進化之旅。以純淨無染的和子體開端,經歷了無數與電子體結合的有形生命之後,如果能返本還原,回歸了無染著,可又智慧圓融的生命狀態,那才是生命旅行的終極意義。

        然而不論理論如何,落於有形人間世,面對諸多誘惑,欲常保潔淨的本心可不是簡單的事兒。於是在落入後天之後,人更大的可能是浸潤了多生多世的染著,和子體由白璧無瑕漸染漸灰,最後全數薰染成墨黑,終於不復本來面目。

聽由這個完全不辨本來面目的和子體擔任指揮,結果如何?

和子體必與原就慾望無限的電子體一起沈淪,魂與魄狼狽為奸,再無返回老家的可能。 

        修持的意義何在?無非是在回復和子體的本來樣貌,藉由省懺等等煉心功課把外來的汙垢一層一層剝除洗淨。復原成純粹的和子之後,與利他的天心相通的本心自然透發無遺,潔淨自在的魂識得以駕馭魄識,因而超越凡俗種種慾望的挾制,不斷向上提昇。既得以超越紅塵的限制,亦得以更高的視野見到宇宙更高層次的真相,成為靈性不昧的生命體。

天帝教專講靜參心法的《宇宙應元妙法至寶》,對於修煉有非常明確的指示。

欲圖煉魂制魄,下手處正是正心誠意,亦即修身養性的工夫,自能避免身上陰濁之氣作怪。陰濁之氣或者來自飲食,或者來自慾望。對治之道,一言以蔽之,仍是煉心的工夫。

不肯在心性痛下工夫,一切免談。

次則須有明師指導,以免修證過程中錯走了路頭,一回頭已是百年身。切記明師不等於名師。美名盛名有時確乎是實力雄厚的背書;更多時候,卻可能只是徒擁虛聲。陰錯陽差名重一時,引來大批向慕的群眾,卻未必有真正導入正途的實力。真正的明師,指的是修證有成的善知識,在修道途中以血以汗播種,開花結果,因此乃能以自身經歷,為後進循序點起一盞盞的明燈。

最後,則是以證得的智慧了悟天命所在。愈是修證有得,愈能開啟先天智慧,就愈能徹悟這一生的使命是什麼。於是可以勇往直前,任是紅塵中有多少誘人的毒果在,自是如如不動,不起半點心念,更別提伸手攀援了。

天帝教教義《新境界》定義「神媒」,有一個宗教意味甚為淡薄的說法:「凡具有共生共存之心,能為大眾謀福利,而向自然奮鬥者,便是自然與物質間之『神媒』,即為人間之神媒。」至於成為自由神的條件,也不外乎對人間有重大貢獻者,可能是宗教家、哲學家、政治家、純正的教育家,也可能是科學家、慈善家;或者如篤行忠孝節義的正人君子,與智慧圓融的善良種子。

在這個範疇裡張大眼睛仔細瞧瞧,創造二十世紀科學文明的愛迪生允為箇中翹楚。

愛迪生從十三歲開始作實驗,直到八十四歲辭世,每日大約只有四個小時的睡眠,剩餘時間,幾乎全數投入實驗工作。七十年的實驗生涯,抵得過別人一百四十年。新婚之夜可以因為靈感突發,跑回實驗室繼續未完的實驗,埋首直作到天亮,全然遺忘新郎身分。他一生最大的興趣除去工作,還是工作。行年八十之際,有人問起他的生活哲學,他回說只有一個:「工作。」

他心目中所謂的工作,是「揭開自然界的奧秘,從而增進人類的福祉。」

電燈並非他的發明,然而使電燈的照明時間延長,價格普及,卻是愛迪生投入實驗,嘗試過一千六百種材料之後豐收的成果。他原先設在紐澤西州的實驗室,現已改為國立愛迪生紀念館,其中保存了他從三十一歲以次的實驗記錄,每冊少則二百五十頁,多則三百頁,足足有二千五百冊之多!

愛迪生離開人間時,世界的風貌已經因為他的積極改造,產生極大的變異。電燈在夜間大放光明是其一,留聲機、電影以及千餘種發明,徹底扭轉了人類的文明史。莫怪乎有人聲稱愛氏為科學界的聖人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