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打工2年 我玩遍了澳洲

                  

來源:聯合報袁子賢/昆士蘭大學博士生(澳洲昆士蘭州)

按:沒有賺到,也要玩到。沒有玩到,也要「瘦」到。這位袁公子瘦了二十幾公斤……

清大經濟系的畢業生,並沒有在澳洲當屠夫,如果你在澳洲求職網站上搜尋Butcher的職缺,你會發現他充其量只是屠宰場工人,但並不具備屠夫的資格。當 然,他也沒有做過農夫,頂多就是農場幫工,一個真正的農夫是一個農場的經營者,他要顧慮的環節很多,特別是市場供需的預測與判斷。很可惜,清大經濟系的畢 業生,只把焦點放在他要「賺錢回台灣」。

在電視談話節目上,西屏哥可能不明白,有一個女孩叫暖暖,她只帶了八百元澳幣,環遊了澳洲一圈。寶傑哥,也沒有上網去看一下澳洲移民局的資料,去年一整 年,在澳洲打工度假的國際背包客,超過了十八萬人次,來自英國的二萬五千名占了近百分之廿,其次是近二萬二千名的南韓,占百分之十七。台灣排名第五,共有 一二六三七位,即媒體所謂的「台勞」。但是,「關鍵時刻」沒有告訴你關鍵的事實是,同樣是亞洲國家,日本早在一九八年就開放,其次是一九九五年的南韓, 足足早了台灣近十年。

這十年期間,南韓背包客在澳洲相當活躍,農場、工廠各地都可見他們的蹤影。我不知道南韓媒體有沒有說他們是前仆後繼的「韓勞」,但南韓背包客告訴我,國家很鼓勵年輕人出國,甚至也有補助。

澳洲農、林、漁、牧的資源龐大,但人力資源卻不足;打工度假計畫的目的,就是讓背包客來澳洲彌補產業欠缺的勞力人才,亦同時讓這些背包客能夠自給自足,賺取旅費、在澳洲消費,帶動經濟。

在我待的農場裡,我們是第一批台灣背包客,農場管理者根本分不清楚台灣和泰國的差別,農場裡的背包客有來自歐洲各國、即將上大學的澳洲年輕人、韓國人和日本人。打工度假的初衷,就已經告訴你,你應該要「打工」、也要「度假」。

媒體單面向的報導,反映了幾個台灣刻板的價值觀:

對於「勞工階級」長久的歧視,是台灣最大的問題。在澳洲,任何工作幾乎都是平等的,重點是你有沒有尊重你的工作,把工作做到最好。

澳洲打工度假人數的激增,有各種不同的原因,其中有可能是空檔年(gap year)觀念抬頭、資訊普及與經驗傳遞,一廂情願把台灣背包客,歸納為「經濟不好」,會不會有點單薄?

我在二○○九年抵達澳洲,打工度假整整兩年,做過農場幫工、清潔和廚房工作。我們開了一萬四千公里的車,繞澳洲半圈,搭了卅多天的帳篷,用最簡樸的方式旅 行,於是我漸漸明白,原來少了名牌、華服、美食,簡單的生活反而更美好。在農場裡的太陽底下,享用自己準備新鮮又健康的便當,享受著一望無際的美景,總好 過一群坐在高級餐館裡低頭玩手機相對無言的人。

我來澳洲的目的很簡單,找自己、找勇氣、學英文,沒有想過能帶多少錢回台灣,因為我爸告訴我:「沒有賺到,也要玩到。」所以,我只帶了八千多澳幣回台灣,玩遍整個澳洲,還去了一趟峇里島,同時也瘦了廿多公斤。今年四月,我回到澳洲昆士蘭大學歷史系做我的博士研究。

2012/09/15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遊學打工爭議/打工2 我玩遍了澳洲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X1/7364766.shtml#ixzz26WuMJayU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