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不是每個孩子都該拿到餅乾

靖雅按:也算「借花獻佛」,獻給家長之外,也獻給自我感覺超良好的小屁孩。

教孩子大膽做夢書摘 (本文作者朗.克拉克為全美教師獎得主)

attachments/201305/5933580949.jpg

我參加過許多次頒獎典禮,

典禮中幾乎人人有獎,

父母一直歡呼、拍照個不停,

看起來好不得意。

我坐在那裡,心想:

果然無知就是福啊。

 

不是每個孩子都該拿到餅乾


去年有一位學習落後的五年級新生。他剛進入克拉克學園時,每一科的成績都低於年級標準,其中幾科還當掉了。我約談他母親,她為自己的兒子辯護說:「他在前一所學校的成績都是九十分。」我告訴她這很令人驚訝,她解釋說他以前之所以表現好是因為遇到很棒的老師。真是糟蹋人哪。

我們國家普遍有個錯誤認知,認為學生成績好就表示老師教得好。但是父母、行政主管和整個社區都不該以為成績好就表示學生精熟課業內容,其實許多時候老師給高分,可能只是為了避免和家長、行政單位發生衝突。打安全牌、給高分是比較輕鬆的作法,因為給學生他真正應得的成績,就可能必須面對行政單位的調查和氣沖沖家長的怒氣。

我參加過許多次頒獎典禮,典禮中幾乎人人有獎,父母一直歡呼、拍照個不停,看起來好不得意。我坐在那裡,心想:果然無知就是福啊。這些孩子是真的挑戰成功了嗎?或者他們只是達到了平庸的標準,而這標準,是在一種連挑戰一般學生都不敢的教育體制下,由平庸的老師所制定的?但是, 每一位家長看起來都好驕傲、好滿足啊。

不過,整件事最糟的部分在於,我擔心多數家長寧可孩子接受差強人意的教育,每一科都九十分以上,得到讚美,也不願意孩子接受傑出的教育,勤學不倦但成績卻只在及格邊緣。


每學年初我都會給五年級學生一項作業。他們必須讀一本書,對其中一位角色提出專題報告。具體的說,他們必須發揮巧思,呈現以下細節:這位角色心裡在想什麼 (他最愛什麼)、用他的眼睛看到什麼(他的世界觀)、用他的雙腳「擁護」什麼,以及他挺直的背桿堅持著什麼(他的信念)。我鼓勵學生「放馬過來」,用新穎的創意讓這個角色重獲新生。

大多數學生會帶來三折頁的報告,上面畫了人體並標出位置,有些會加上亮晶晶的小裝飾,有些則是色彩繽紛。我確定這樣的作品多數老師都會給高分,沒有九十也會有八十分,但我給的分數卻是十四、二十、四十二分和其他不及格的成績。父母和學生通常很沮喪,許多人會要求我解釋。


我會請他們信任我,解釋如果我給這樣的報告八、九十分,那麼這些學生下次便沒有理由更認真做作業。有些教職同仁甚至會說:「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家裡的狀況,你也知道沒人可以幫忙她做報告啊。」我會很快回答說,等出了社會,沒有人會考慮她的家庭狀況如何,因此我們也不該這麼做。如果我們找藉口、留餘地, 會讓孩子以為可以用環境因素為自己的表現找藉口。我們絕對不能這麼做。我們必須要求每個孩子負責任,做出高標準的表現,並盡力鞭策孩子做到。

我們必須教導下一代,不能因為我們想讓所有人都感覺良好,因此就獎勵每個人。不努力卻被稱讚,只是在替孩子未來的失敗鋪路。


我記得有位五年級學生第一次的專題報告就被我打了不及格的成績。她哭個不停。她成績單上從未出現過九十以下的分數,她媽媽也不知所措。我解釋,低分也是很重要的生命課程,並告訴那位小女孩和全班同學拿高分的訣竅和策略。我拿實際作品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七十分、八十分、九十分的報告分別是什麼樣子。


我很高興看到她下一次的報告活了過來。她用黏土捏塑出紐約市的摩天大樓,在迷你廣告招牌上標示著課業內容,還有真的會亮的街燈。這次的報告好太多了,我給她七十分。

最後一份報告,我要學生創作一條時間軸,時間軸上要有世界某特定地區的重大歷史事件和發生日期,至少五十則。那位小女孩用垃圾袋包著她的最後一份作業交上來。掀開垃圾袋之後,我看到一個四尺高的大金字塔,仿造自吉薩大金字塔。她用厚紙板製作這個金字塔,顯然還用沙紙磨過,讓它看起來更逼真。作品很漂亮,但上面沒有時間軸,我告訴她這樣只能給她不及格的成績。

她朝我咧嘴笑,並走到金字塔那裡,在尖端摸了一下,突然金字塔的三邊緩緩開展,露出金字塔內部。原來她把時間軸刻在裡面了,還用照片和圖表詳盡的描述了一百五十則重大事件,甚至還在金字塔內各處擺放親手雕刻的埃及手工藝品,看起來就像法老王的墓穴。她也自己動手做木乃伊,作法是從網路上學來的。她看著我說:「克拉克老師,我花了好幾週的時間做這個作品,我希望它夠好,也希望能拿到九十分。」她的作品太不可思議、太令人嘆為觀止了。我看著她,滿心驕傲,微笑著說:「小寶貝,這是一件九十分的作品。」

要是第一份作業就及格,她後來肯定不會帶著這個金字塔走進來。這孩子即將自本校畢業,已經準備好要和全美各地的高中生競爭。她知道何謂高度期待、瞭解何謂敬業態度的重要、知道如何獲致卓越。不斷降低教育標準,只因為學生「嘗試了」就給八、九十分,其實是在殘害學生,並沒有為學生儲備在真實世界成功的實力。那位小女孩可無法拿一個亮晶晶的三折頁作品,進入菁英高中與其他人一較高下,但有了這個金字塔作品,再加上她知道如何追求卓越,而且具備了出類拔萃的能力,她可以進入任何高中就讀。


我經常烤餅乾請學生吃。我告訴學生這是我曾曾祖母的食譜,是她臨終前偷偷告訴我的(好啦,扯過頭了)。發餅乾時,認真努力的孩子拿到小餅乾時會很開心,不夠努力的孩子就什麼也沒有。家長會打電話來說:「克拉克老師,我聽說班上每位同學都拿到你請的餅乾,就我的孩子沒有,你為什麼專找我家孩子麻煩呢?」

為什麼每個孩子都非拿到餅乾不可呢?父母聲稱我傷害了孩子的自尊。難道我們擔心孩子自尊的程度,已經到了不分青紅皂白的地步,連孩子的表現和能力都無法誠實面對了嗎?如果在孩子不應得的時候給他們「餅乾」,就是在告訴孩子不需要付出努力也可以獲得獎勵。這麼做傳遞的訊息是:做好做壞都會有餅乾。這就是為什麼有這麼多年輕人都二十幾歲了還得靠父母養(給他們餅乾)。

我告訴沒拿到餅乾的學生,下週我還會再烤餅乾,在那之前我會觀察他們的表現,只要努力就有餅乾。我很驚訝的發現,學生無論年紀大小都很努力,因為他們想得到餅乾。拿到餅乾的那一刻是有意義的。這些學生會閃耀著驕傲的光芒,嘴裡說著先吃半片餅乾就好,另一半要留著慢慢吃,而且這是他們吃過最美味的餅乾。這餅乾所傳遞的訊息是:有努力才會有獎勵。假使父母和老師無緣無故就獎勵孩子,孩子就學不到努力的重要。

我們必須教導下一代,不能因為我們想讓所有人都感覺良好,因此就獎勵每個人。不努力卻被稱讚,只是在替孩子未來的失敗鋪路。

如果你是想提高要求的老師,卻擔心給學生作業不及格的分數會遭到強烈反彈,家長或行政單位會抓狂,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來保護自己。在指定作業之前,先讓學生知道你的要求。詳細說明怎樣的作業會不及格、怎樣的作業會及格,以及怎樣的作業會得高分。和行政單位討論,確定他們也同意你這麼做,也要讓家長清楚你的要求。事前讓大家都知道你的要求,別人就逮不到機會抱怨你給的成績。



如果你準備給學生餅乾之類的獎勵,要讓家長知道哪些教室行為會得到獎賞、哪些則否。當學生表現不佳時,也要讓家長知道哪些方面需要改進。如果你在事前就把要求說得一清二楚,即使學生還是無法達到標準,也能避免衝突。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