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給家長的第二封信


親愛的家長:

還是要先問一聲好,敬祝您身心安康,闔家平安!

 

親師座談會結束了,雖然時間不算太短,但是還有些小小的問題,是靖雅來不及在會中回答的。比如說早修時間,再比如說學校的某些「不合理」規定。

 

一大早把孩子集中在學校,然後在這個難得的早修時間進行考試,平心而論,我自己也不喜歡。再往下延伸,平日的小考,如果可以,其實我也覺得能省則省。靖雅從台中女中畢業,當時的經驗就是老師只負責教學,意思是上課教書,其他相關的成績,責任全在學生上。女中的學生自由得很,大可以率性而為,不高興就不讀,反正老師不管。到學年總結算,不幸的話成績過不了關,那就留級,重讀一年——仍然不關老師的事,在那個純樸的時代裡,不會有人因此責難老師。

 

對我而言,教學或學習最期待的理想狀態,應該是老師擔任啟發興趣的角色,而學生則充滿學習熱情,自動自發,根本無須老師在背後不斷策勵,不論是以考試或其他方式都是。不幸的是現實未必如此。

 

我剛到文華的第一年,完全漠視現實,傻傻地以自己的高中經驗帶入,小考付之闕如的結果,是學生成績奇慘無比。之後終於慢慢揣摩出文華孩子的特質:他們多半聰明,可惜不是那種自動自發的典型,還得仰賴老師時不時跟隨在後叮嚀,乃至緊盯。於是小考變成必要之「惡」

 

安排在早修考試,說來是情非得已。教改之後,改得人心惶惶,一綱多本,原意在減輕孩子的學習負擔,但其實更多數的孩子會擔心缺這少那,孩子反而必須加上許多額外的課程。可時間就是這些,那怎麼辦呢?只好往早修的時間塞,如此課程方有可能保持一定的進度,換成各位更為熟悉的字眼,是擁有一定程度的「競爭力」。

 

不管是早修或考試,乃至其他,您可能對學校或老師有些作法不是很認同,非常歡迎您的指教。如果是關於學校行政的,學校設有許多管道,隨時候教。至於導師的部分,第一封信裡已詳細附記與靖雅的聯絡方式,都可以讓您暢所欲言。但靖雅由衷請求各位家長,有些批評學校或老師的話,儘可能不在孩子面前說。這個階段的孩子雖然在平日可能處處和家長作對,一旦聽聞家長批評,卻很可能立刻站到同一陣線去。孩子一旦否定學校或老師,最後的結果常常是反過來害了孩子:孩子如果在學校或老師身上得不到認同,原本彷徨的心更無有著落之處,這歧出的路可未必是一條更理想的路。

 

靖雅一直在教導班上的孩子學會將心比心的功課。對我來說,將心比心,就是把班上這三十五個孩子當成是自己的孩子。不論孩子現階段如何看我,我在心裡其實有著對他們深刻的愛,就像一個母親看待兒女。每天早修,孩子埋頭寫他們的考卷,我在講桌前做事,有時看看他們,心裡自有一種看著孩子成長的喜悅。希望我們對孩子的愛,可以完全讓孩子接收得到,也祝福這群孩子,在快樂中成長,而後順利進入他們理想的大學。

 

謝謝您的配合!也歡迎您的指教。

 

黃靖雅敬上2011/9/24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