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基本功—蒼蠅三部曲

蒼蠅三部曲基本功

因為最後的演講而聲名大噪的蘭迪.鮑許,在演講中講到他兒時的夢想:打入美式足球的國家代表隊。

那個夢想始終沒能成真。然而學習的經驗卻給了他更為珍貴的禮物。

那年他九歲,還只是一個瘦弱矮小的娃兒。不知為了強健體魄或什麼理由,父親帶他去學美式足球。

教練甫一出現在眼前,他的敬畏就在瞬間生出。

吉姆.葛拉翰身高一米九,是個身材精實的壯漢。往他們面前一站,活像是一座大山,威嚴十足。

孩子怯生生地望著這座大山,沒人敢說話。終於有個勇敢的孩子開口:「教練,你忘了帶球!」

兩手空空的教練顯然不覺得這是什麼遺憾或錯誤,只是反問:「賽事進行的時候,場上會有多少人?」

守球門的一人,其餘的隊友十人。兩隊相加共二十二人。

教練接著又問:「能夠同時拿到球的,一次有幾人?」

當然只有一個。

教練於是很篤定地說:「現在就讓我們來練習另外那二十一個人該做的事!」

        這個練習說穿了,就是基本動作的練習。而所謂基本動作,其實就意謂著無聊至極的反覆再反覆。

        很不幸的是,反覆再反覆的結果,不見得就能進入那為數甚寡的國家代表隊。這個不幸,也給了後來在虛擬實境闖出一片天的蘭迪教授。

        然而對他來說,這個訓練仍然充滿了意義。目標一旦確立,唯有全力以赴才是唯一可能的路。而這條路,他歸結出三個成功元素:基本功,基本功,此外還是基本功。

        唯有埋頭投注於枯燥乏味的基本功,成功才是可能的。

        我忽而想起許久以前,李子弋教授說的故事。

        有個少年上山習武。初來乍到,傳說中武功高強的老師父沒怎麼搭理他,只說山上蒼蠅特多,請他負責拿蒼蠅拍。少年心想,拜師學藝,菜鳥的入門功課少不了,便心甘情願地接受了。

        這蒼蠅拍足足拿了一年。他自認揮拍的工夫精進,但蒼蠅似乎未見減少,因為師父仍然要他繼續拍蒼蠅——只是這回不用蒼蠅拍,改用手掌。

徒手拍了一年,功夫又精進不少。師父再度下令,不要再拍啦,改用手指捏!

        他緊盯著蒼蠅,紮紮實實地又捏了一年。工夫已然十分了得,標準的「指」到「蠅」來。也是在對付蒼蠅已經綽綽有餘的時候,他這才生起一個大問號:我上山可是來習武的,不是來夾蒼蠅的!

        懵懂的三年,這個問號其實偶而生起,只是忙著對付綿綿不絕的蒼蠅,無暇多想。而在頗有餘裕的此際,他的疑惑很快生高為忿忿不平:師父耍我!

        懷著對師父的憤懣,他很快收拾了簡單的行囊下山。師父既然不肯教他學武,這個師父還算師父?當然不。於是他連當面辭行都省了。

        沿著迂迴的山徑下山。忽而就聽見後面有人追上來。是師父,聽見了同門師兄的報告,趕緊追來。師父像是不肯饒恕他不告而別,隔著若干距離喊了聲「看鏢」,暗器就逕自飛到耳邊來了。

        他來不及多想。鏢聲與蒼蠅的嗡嗡聲不同,然而近似,循聲判位對他來說早已不是難題。他聽進鏢聲,相準方位,用平日捏蒼蠅的手指輕鬆夾住飛鏢。

        師父朗聲大笑:「徒弟啊,恭喜你,你的工夫學成了!」

        無聊難耐的基本功學成了,真正上乘的工夫也就同時學成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