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反照——少年Pi的奇幻漂流

           照鏡——李安究竟藉少年Pi說了什麼?

                                黃靖雅

       attachments/201306/1722437913.jpg 李安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從上映後引起無數關注,得獎似乎只是實至名歸的必然結果。作為國際知名大導,「李安作品」通常也意謂著它不會只是一部單純娛樂的電影,其中必然訴說著什麼足以啟發人心的微言大義。但李安究竟藉著少年Pi說了什麼?

最直接的表述,也許是劇中男主角的說法。中年的Pi回顧海上那段奇幻得讓常人難以置信的漂流,自己下的斷語是:「沒有理查.派克,我不可能活下去。對牠的恐懼讓我保持警醒,把牠餵飽則成為我每日生活的目標。」

電影裡的理查.派克是一隻孟加拉虎。引申到現實人生中,這隻「老虎」可以成為什麼象徵,大概就言人人殊。attachments/201306/3025638264.jpg

有意從這部電影裡獲得人生哲學或道德訓示的觀眾,必然不會失望。如果你是老師,你也許會提醒學生:少年Pi如何把一個原先被同學取謔的名字,成功地扭轉為數學的圓周率符號,從而把近似尿尿諧音的「屁」變成了學究意味十足的「派」,因此作出深具啟發性的結論:看,學問畢竟是有用的!

同樣的推論還可以適用在少年Pi的海上漂流。無有足夠的知識背景,少年Pi便無法在海上建構出與救生船若即若離——必要的時候上救生船取得救援物資,物資充分的時候與老虎保持安全的距離——的救生筏。

如果你樂於討論信仰,對上帝保有純粹信賴,卻同時擁有三個宗教(印度教、回教、基督教)教徒身分的少年Pi,依然會是一個非常合度的討論核心。

至於其他的,像是少年來不及與初戀情人說的再見,來不及對父親說的感謝與對家人說的抱歉,都必然在觀影過程中打動觀眾,從而激起一點反思。

           那麼李安究竟最想要表達什麼?

           如果設定這個答案只能是一個,單選題的囿限必然把李安的豐富性拋出合理想像之外。對李安來說,他在訪談中很清楚地表示自己只是一個「載具」,受了原著的召喚,透過影像說一個故事。

           我想李安的表述一如所有的藝術傑作,回歸到靈感的最原始點,通常創作者不會認定那是單方的創作,更像是天啟,是與天交通的那道神秘之門意外開啟。驚喜不置的創作者趕緊一頭鑽進,從而抱得寶藏歸。

           李安的寶藏部分來自電影原著小說,更大的部分,一般人看不見的部分,我猜是來自李安豐富的人生閱歷與人文關懷。關於這一點,「芝加哥太陽報」著名影評人羅傑艾伯特應該看得最清楚。他把少年Pi列入年度十大佳片的同時,很中肯地給了一句評價:這部電影的英文片名,大可從「Life of PI」縮短為「Life」。理由是:它不單講述了主角PI二百多天的海上歷險和人生遭遇,同時也象徵每個人的人生歷程。

           因為是人生,所以「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觀眾究竟從這個故事裡看見了什麼?也許漏掉了李安原先的期待,但也有可能,是超越了李安原先的設定。就像Pi的父親說的:「你在老虎眼中看見的,只是自己的反照。」attachments/201306/3291963807.jpg

           這句話,同樣適合你的影後觀感。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