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愈老愈堅定

愈老愈堅定(信)

 

涵靜老人駐世時,曾經以無比堅定的語氣告訴弟子,天帝教既負有特殊使命,對於領命而來的同奮,勢必得先加以一番考驗,以確定未來不致於所託非人。能戮力奮鬥者,方有能力改造命運,上天也才敢放心交付特定的使命;至於禁不起考驗者,一蹶不振之後,也許就再也沒有翻身的可能了。

涵靜老人所以敢如此勉勵弟子,當然不是出於盲信瞎從,因為一廂情願地相信,就以自我的想像建構出一座空中樓閣,而是數十年的經驗累積所致。

三十四歲那年,他領了宗主轉達的天命到西北行道,需要一筆資糧辦道,向直屬長官宋子文請求調職西北,宋子文不肯,半個月不到,宋子文離開財政部,新任部長孔祥熙批准了涵靜老人的請調。中日抗戰八年,他赤手空拳守華山,對岸即是虎視眈眈的日本大軍,憑的也只是一股對上帝的赤誠。

一九三八年春,日軍佔領晉陝兩省交界的風陵渡,大砲對著潼關猛轟,黃河渡口幾乎不保,一時人心惶惶。在這樣緊急的當口,他冷靜地低吟「且坐山頭舵把穩,笑他不敢渡黃河」,認定日本坦克大軍過不了黃河;三天之後,又寫出「早奉天公賜合同,一方淨土留關中」這般自信滿滿的詩句,把關中許為上帝認可的淨土。兩首七言詩絕非為自己壯膽的遊戲筆墨,而是煞有其事地題贈給當時第三十四軍集團軍總司令,人稱「關中王」的胡宗南將軍。

結果中日戰爭持續了八年,黃河居然非常配合地不肯循例在嚴冬凍結,一直覬覦得以在冬天從厚實冰層上驅遣坦克大軍直搗西北的日本兵始終不曾如願,這場原先被日方設定「三月亡華」的戰爭就結束了。

抵台之後,涵靜老人轉向為台灣祈禱。當年風雨飄搖的台灣後來如何以經濟起飛及政治安定贏得世界的注目自不待我多言。即連共產勢力正盛時,天帝教不斷在迴向時大聲誦念希望共產集團垮臺的文字,當年看著活像笑話的祈禱詞,後來也以事實證明它的大用:共產集團真的垮臺,一九九一年之後,蘇聯已成歷史名詞;而中共,早在一九九二年七中全會時,就宣布「放棄共產主義修正路線,推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外衣似有若無,而實質老早抽換了!

類似的顯化其實不勝枚舉。涵靜老人因此以無比堅定的語氣自述,他以上帝的傳令兵自許,既只是一個「兵」,當然只有服從命令的分兒。天帝教核心精神「不為自己設想,不求個人福報」,根本是他如實踐履多年之後,總括的心得報告,豈只是憑空得來?他自認當年能夠毅然決然辭官上山,是源於「對上帝的絕對信仰」,乃至這些年來,他「對上帝的信仰愈益堅定」,我相信那絕非信口開合,而是如實的見證。我敢於如此大膽下斷言,當然也是因於本身的驗證,只是與大宗師相較,實在微不足道,此處便不再多言,就讓涵靜老人轟轟烈烈的一生作為最有力的見證吧。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