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你「讀」新聞嗎?

人人看新聞不讀新聞的年代 by作家胡晴舫(摘自第三人)


壹傳媒推出蘋果動新聞,動畫模擬新聞現場,腥羶暴力穿透視網膜直逼大腦,再度挑戰眾人神經底線。

社會能承受多少屍體與裸體,答案可能會令你驚訝。

現今世上,人人都愛「看」新聞,而不再「讀」新聞。若暫時不論道德,動新聞的出現,不僅關乎單家傳媒的新聞風格,仍跟媒體搏收視率有關,跟廣告業 績有關;其實,根本跟媒體產業的未來發展有關。媒體還能怎麼走下去,新聞還能如何呈現,也許該更大膽問,究竟還需不需要專業新聞媒體。

網路出現後,新聞媒體面臨空前挑戰。網路瓦解了主流媒體對新聞的壟斷與操控,不但新聞詮釋權交付閱聽人手中,更讓市民也當記者,報導自己的新聞。

依賴文字的平面媒體早已兵敗如山倒。需要養最多人、印刷成本最高的報紙紛現財務危機,美國論壇報集團申請破產保護,紐約時報出售股權,華盛頓郵報 宣布關閉一堆駐外單位,地方性報紙幾乎死光,全國性報紙則不斷併購、變賣資產、大幅裁員以求短暫自保。香港的黎智英與澳洲的梅鐸(Rupert Murdoch)都是媒體奇人,全球媒體一片不景氣,唯有他們的傳媒集團一枝獨秀,其共通點便是旗下媒體專爆名人八卦,追求聳動標題。即使如此,梅鐸日前 仍公開聲討網路搜尋引擎如Google,批其為新聞盜竊者,不付一毛錢便把他們辛苦生產的新聞免費放上網路。

這就是新聞媒體的最大困境,閱聽大眾不再付費,資訊成為一種免費產品,每個人都期待一個滑鼠按鍵的免錢動作就能知曉天下事。

以往,新聞媒體算是一種大型「公共機構」(Institution),負責生產並管理訊息,就像學校老師代表了知識的傳播者與守門員,記者與編輯 原本是新聞的傳播者與守門員,當閱聽人對一件事感到好奇,他倚賴媒體的記者與編輯為他追逐來源、整理資訊,甚至觀點分析;他信任媒體,就像他信任小學教師 一樣。然而,就像我們長大之後,有機會聽聞其他說法,往往發現老師並不一定是對的,網路雖然也是媒體,卻更像是校門外的花花世界,那間更大的學校,資訊宛 如野花自由生長,呼吸新鮮資訊的大眾得以自我教育,自行學習判斷。你我之間也能直接交換資訊,根本無需任何機構的經手或認可。

但是,網路卻不是唯一令專業媒體垂死掙扎的致命殺手。其實在電視新聞開始流行SNG現場直播時,新聞媒體就只剩下「目擊證人」這點功能了。

今日的新聞世界,畫面是一切。

年過四十的人類可能不明白社會如何走到這一步。然而,對一個出生時已經有手機、網路與電玩的孩子來說,透過畫面來認識世界卻自然不過。對他們來說,即使是音樂也該配上畫面作成音樂錄影帶,所以他們能「看」音樂。

在這裡,看見的已不是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的對決,更是一個人類敘述文化的斷代。我們的年代變成一個個畫面,文字成了提示卡,點綴其中。周遭逐漸剩下 語言,不再有語文。語言重溝通,語文重表達。溝通,只要彼此懂得意思即可,就像一個不懂中文的老外進了上海飯館,靠著簡單字彙和按圖索驥的菜單,也能跟服 務生溝通,點他想吃的素菜蒸餃,但如果他想要表達他對素菜蒸餃的思考,他就必須組合單字,織出完整文本。

昔日人們總是以為文字才能生產思想,但是,習慣畫面、少用語文的新生代可能會說,影像也能製造學說,只要你懂得使用影像思考,用畫面敘說,震撼不會少於文字力量。

蘋果動新聞不過洞悉了現代人想要「看見」的欲望,滿足他們喜歡「看見」的習慣。

法國人類學大師李維-史陀(Claude Levi-Strauss)過世的那週,人人感傷大師的消失代表了一個舊世紀的結束。的確,在這個年代,已不可能出現傳統定義的大師,除非他懂得用攝錄機,還要下對一個驚人標題,網民才會點閱他的思想。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