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田莊阿爸的無言之教

田莊阿爸的無言之教

黃敏警

英年早逝的作家洪醒夫,有一段與父親對應的故事,很可以作為這節經文的註腳。

他離開彰化的鄉下老家來到台中讀書,隻身在外,夥著一群朋友玩起賭博的勾當。輸贏的金錢來來去去,最後欠下一千五百元的賭債。

那年頭的一千五百元很大很大,對窮學生來講更是。他根本還不起,只好回鄉下老家,假借買書的名義向務農的老父伸手要錢。

父親聽完那個對他來說同樣驚人的數字後沈默了半晌。最後站起身來,拉著他去向村裡的阿樹伯借。

他們出門的時候,陽光在頭上熱烈地燒著。洪醒夫走在父親後面,眼見父親不停抬手,知道父親忙著用手背去揩如雨墜下的汗滴。

到了阿樹伯家,阿樹伯一家正在整理剛剛晒完的稻穀,一路用風鼓吹去雜質,再一袋一袋分裝。整個晒穀場積滿的穀子看上去大概有二、三百袋。

忙碌的阿樹伯開口問來意,父親只便嘿嘿乾笑兩聲,勉強算是回應。阿樹伯又問了一次,父親仍然不敢明講,只是悶著頭往前走,動手幫著幹活兒,一會兒又想起什麼,回過頭來示意兒子一起加入。

父子倆直忙到太陽下山,終於結束所有的工作。其間有過幾次,父親囁嚅著開口想要借錢,終於還是把話吞了下去。

直到工作完了,父親轉過身去,背對著阿樹伯,這才結結巴巴講出他試過幾遍卻始終無法出口的那番話。

他如願拿到那一千五百塊錢,那讓他心碎的一千五百塊錢。

回家的路上,完成任務的父親故作輕鬆地聊起一些趣事。他垂著頭把手插在褲袋,捏著那幾張鈔票,直捏成濕濕的一團。

回家之後,他告訴父親他得回學校了。父親只說:「好,你要認真讀書,不要擔心錢的事。」說完便從衣袋裡掏出三張摺得整整齊齊的十元鈔票,硬塞在兒子手裡:「我只有三十元,你拿著,可以吃冷吃熱。」

他推開父親的手,沒有接下那微薄,卻是父親僅有的三十塊錢。還假作若無其事地向家人告別,在黑暗中獨自走向車站。

一路走,一路哭。

回到學校以後,他把欠債還了。

「把自己關在斗室,從此變成另外一個人。」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