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為信仰而活-班導週記4

為信仰而活——班導週記20110928           

            原就知道自己在逐漸老去,可得等到和班上同學一起去看了電影,這才知道自己老得多厲害!

          
看賽德克.巴萊當天一早,發現有同仁買了爆米花請該班導生,我最初的反應是笑:哎喲,那怎麼和電影的調性搭得起來呢?如此哀傷的電影,怎說也不會和脆甜奶香的爆米花扯在一起,那不是只能含著眼淚看的電影嗎?與爆米花比較「適配」的電影應該是「Cars」那種玩鬧類型吧?再說,放映的時段,同學不是才剛吃過午餐嗎?

           喔,去到親親電影院就知道我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班上很快就有人跑來央求要買爆米花,更讓我驚駭的,不但買的人不少,而且還真的可以吃得下,配著電影吃下!

           賽德克.巴萊對我而言,是不好看的好電影。說它好,是因為魏德聖導演的確擅長用影像說故事,而且是淺者見淺,深者見深,全然無礙於觀賞的趣味。說它不好看,主題沈重只是其一,更大的理由,是血腥的畫面太多。血祭祖靈背後的意義不論如何深刻,我還是覺得畫面處理得太過赤裸,全然是好萊塢的商業模式。即使我知道後製請了大導吳宇森協助剪接,或許緣於吳導已然偏向好萊塢的品味,看得我胸腹洶湧,恨不能一「吐」為快……

           魏導在許多訪談的場合,都曾提起他最初的起點是被故事感動,那故事還是來自一本漫畫。爾後進入籌拍階段,他不斷在思索以怎樣的觀點敘述,最後的答案落在「信仰」。這不是一部抗議的電影,而是一部反省的電影,外人如何解讀是一回事,對魏導而言,他最想呈現的只是從雙方的信仰角度切入。行為反映的,往往是背後堅實不移的信仰。雖然「知道」並不等於「原諒」,卻可以從「知情」開出一條通向「理解」與「接納」的道路。

          
最近有幸看到一部關於美國現代音樂巨擘葛拉斯的記錄片。那是一個非常精彩的人,拍片的時候,他已經是七十歲的老人了。訪談者提問,藝文界的大師或多或少有自己的一套秘訣,請問他的是什麼?他凝神想了一會兒,而後便很爽快地說:有,只有一個——一早起床,然後工作一整天!

          
創作出他自己獨一無二的音樂,已經成為他的信仰。為了這個信仰,可以全力以赴。即便在別人眼中,他可能是一個傻瓜,近於全年無休地工作;可換一個角度來看,一個人可以把喜好與工作全然結合,埋頭耕耘,那是何其幸福的事!

          
我很高興在週記上看見有同學與老師分享他的生涯計劃,為了興趣,如何投注時間與精力,準備一步一步走向他心中的桃花源。看得我大嘆不已。親愛的小朋友,學校的制式教育可能讓現階段的你有時吃不消,你應對的方法是什麼呢?是像他那樣積極尋求出口呢?還是掛在網路前面哀嘆,痛恨制度、學校或其他?後面的方式看來容易些,但日後會通向哪兒?我們都心知肚明,對不對? 

                                                                                                                                                                                                                                                                                                                                                                  靖雅
2011/9/28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