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捨得

捨得——班導週記7

           首先感謝佳燕、金麟、智凱與偉玲犧牲假日來學校作教室佈置,而且是火力全開,全日加班;然後要感謝同學們願意和老師分享你的生活。拜讀完各位的週記,我最大的感觸是:你們可真忙啊!    

    

           忙碌有時意謂著生活的多姿多采,令人好生羨慕;可從另一個角度解讀,是不是也意謂著自己其實還沒找到生命的目標,因此尋尋覓覓,覓覓尋尋,可最後的結果卻是悽悽慘慘、慘慘悽悽?

           甫離世的賈伯斯二○○五年在史丹福大學的演講,以三個生命的故事作為主軸。第一個故事,他在里德學院只讀了一個學期,就因為課程無趣與學費高昂到足以花掉他養父母一生積蓄而輟學。爾後滯留校園十八個月,即使窮到只能睡在朋友宿舍的地板上,憑藉回收可樂罐換取吃食,仍然苦心學習他認為美麗至極的英文書法。這個排列字型、字距、行距的藝術,後來出現在他的電腦上,成為電腦得以輸出美麗字型的大功臣。

年少時無心學習的種種,可能在日後化身為另一個看似了不相干領域的資糧。站在今日的點上,回頭審視從前種種,當時毫無意義的「點」可能是轉折的關鍵點。賈伯斯的例子,適足以印證多方探索的重要性。     

    

可同學別忘了,賈伯斯幾歲創業,幾歲成功。即便他的皮克斯因為〈玩具總動員〉獲得空前的勝利,他也深具自知之明,導戲既然不是他所長,這一塊,他就自動讓開了。蘋果大發利市,固然來自他近乎天馬行空的發想,可技術開發的部分,仍然另有其人專司其職。人生,果然是有「捨」才有「得」。

誠如王溢嘉在《蟲洞書簡》裡所說的:「很多人與其說他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如說是不知道自己該『放棄』什麼。」選擇究竟意謂著什麼?一般人反射性的聯結建立在隨心所欲的「自由」上,但選擇的背後,更大的意義卻是你必須「放棄」什麼。因為這些可能不相干,乃至類似的「什麼」,最後必然「限制」了未來發展的可能。

法國小說家紀德,在他去到剛果旅行之前,曾經熱烈鼓吹年輕人擺脫束縛,追求自由,多方嘗試,因此被譽為「法國青年的導師」。一趟非洲之旅,各色新奇景象紛陳,可卻是布拉薩城的白蟻讓他深深動容。他因此改口:若有來世,再不作什麼導師,只想心無旁鶩地研究白蟻,作一個「白蟻專家」。

紀德的結論,來自看向「一切」的眼睛其實看不出什麼,唯有聚焦於「一點,才可能跳脫浮光掠影式的印象,從而深入,從而深刻。

人生的確擁有無限可能。但有此認知的同時,也別忘記人其實還存在著「有限性」。只有甘心於專注在一塊小小的土地上耕耘,才可能讓這塊土地開展出「無限的」可能性。就像種子,隨意飄揚的可能性一直都在,但也唯有落地於一個點上,爾後才能生根、發芽、開花。

           親愛的小朋友,青春正像身處繁花似錦的園子,放眼望去,一片萬紫千紅,好不熱鬧。你當然可以肆意賞玩,但別忘了,真想帶花離開,你畢竟只有一雙手,至多只能帶走一捧。

           活到某個年紀,經歷會告訴你:人生,真的是有「捨」有「得」哪。

靖雅2011/10/26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