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寶愛你自己

           寶愛你自己

            黃靖雅

             模擬面試會場,看著一個一個緊張兮兮的孩子上場,再細聽鄰座的佳浤老師悉心分析,我有滿懷的感動。整個面試結束之後,我回到辦公室,不禁滿面春風地對一位同仁說道:「剛剛上了很棒的一課!」

           面試其實是我原先非常陌生的一塊,膽敢擔任面試官,原因只在忝為高三老師,無法辜負輔導室的盛情,只得爛竽充數一番。先前還為此焦慮許久,幸好合作的佳浤老師經驗豐富,擔任主試官的能力綽綽有餘,這才稍稍放下忐忑不安的心。

           而在老師覺得收穫滿行囊的時刻,同學也在同步進行你們的「人間愉快」啊。看見週記的反映,大夥兒同樂的「盛況」,全然是「大人不在,小人作怪」的真實闡演,真是把老師氣得臉都綠了。可緊接著怒氣的,居然是更強烈的悲傷。孩子啊,看來老師近兩年的陪伴與說教也不過如此,你們的生命裡,擺脫了「大人」之後,玩樂還是第一選項吧。

           我不敢否認現行的教育體制裡存在著許多不合理之處,可小朋友的對應也常讓我瞠目結舌。把所有的矛頭全數指向外界之後,就可以全數抖落自己該有的責任了嗎?你也許會說:「哎喲,老師,不要那麼嚴肅啦,或者不要那麼小題大作啦,反正我們很快就要上大學了……」

真的嗎?你真會以為備審資料精心設計印刷,所以結果必然不致太差?面試時教授如果跟你有說有笑,或者是自己一路滔滔不絕,而教授似乎只有凝神傾聽的分兒,你的大學之門就已穩操勝券?

「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鐵律,用在備審資料依然適用。教授的笑容嘛,別忘了有些笑容未必來自賞識,只是單純出於禮貌。真正的入場券得看到錄取榜單公布才算數——就算已經躋身為準新鮮人,如果你念茲在茲的,只有手上那臺平板或手機,你的大學之路會如何,似乎也不難預見。

你心裡在想:又來了,老師又在碎碎念了!是啊,作為班導的我的確很愛念,只是念的時間畢竟已經有限了。離開班導週記,離開上課的講臺,我不會再叨叨念個不停。你將來要面對的人群,也許有人對你不滿或不屑,但只會在背後數落或中傷,人前依然會保有一張和悅的臉。也許到那時,你才會想念從前學生時代那個因為愛你而碎碎念的班導吧。

我知道有好些小朋友常在下課時分,透過八角窗靜觀羊蹄角樹上的那對小鳥孵蛋,你看進了什麼呢?看見那對「夫妻」一心一意地等候幼鶵破殼而出,你聯想起什麼?有沒有那麼一刻,你的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因為你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自己在了無記憶的襁褓年代,父母也曾那樣無怨無悔地為你付出?

設若答案是肯定的,你會不會再往下設想:當你這一路從蹣跚學步到步伐穩健,甚至已經開始頭也不回地往前邁開大步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背後一直有兩對關愛的眼相隨?當你渾然忘我地泡在電玩的時候,那對逐漸年老的父母只能焦心勞神,卻顯然愛莫能助?

但願將來有一天你會突然想起這些。就像我自己,即使出身清貧,父母提供不了什麼物質的奧援,但我知道,他們對兒女的愛並不因此而短少。這顛顛簸簸的成長路,我也許是兩袖清風,但在孤獨的暗夜,也會明白自己並不是隻身一人,在我當下看不見的地方,總是有一對白髮的老人,為他們不在身旁的孩子默默祈福。於是我有了重新出發的力量。

我親愛的小朋友,老人家語重心長,嘮嘮叨叨地說上這些,是因為知道你即將遠行。記得把父母的寶愛隨身放在心底,而後,千萬記得,「父母唯其疾之憂」,你也要好好寶愛你自己,莫忘自己是父母最難捨的一塊心頭肉。至於所謂「寶愛」,並不等於世俗的寵愛,由著自己的惰性或其他,陷溺在逸樂裡。你該做的,其實是帶著父母的祝福,不斷地向上向善,從而得到成長的喜樂,那才是寶愛的究竟。

靖雅2013/4/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