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自然顯現哲學

自然顯現哲學

黃敏警

作為天帝教同奮修持入門引導的《學道則儀》中有這麼一段:「凡我天帝教徒,必先行善積德,循乘而修,以入道、知道……傳道、證道為究竟。」

修道第一步,首要「加加減減」,一路累積資糧,也一路去除障礙。後者有賴省懺的功課,前者則有賴行善積德。資糧積累既成,這條路才能順利走下去。

「善積己心」用的是加法,不斷存養善念,就如積沙成塔。「寡範己念」用的則是減法,把非關建築的雜質不斷汰除。就像師尊所說的:「修道第一步,先求清心寡慾。」

  師尊對靜參的指示:「一切放下,放下一切;一切不想,不想一切。」套用在靜參之外的其他修行功課亦無不可。但「一切」放下聽來總讓人覺得困難重重,和平使者對此有非常好的修證心得。

「眼見世上還有人連基本生活條件都不足,我就覺得沒有辦法接受超過必需之外的東西。這一點,促使我將自己的生活條件降到最低。」

這好像很難對不對?她自己也這樣覺得:「我本來以為會很難,總以為要費很大的勁才能做到」,然而事實卻是「結果大錯特錯。非但不費力,反而感到出奇的平靜喜悅。」

結論是:「多餘的財物真是多餘的負擔。」

她的經驗是:「將阻礙你心靈成長的東西『一點一點』地丟掉,是比較困難的路子;比較容易的是『立即』放下,因為上天的福祐會立即隨之而來。在你的生活充滿上天的時候,自然便充滿著上天的祝福,澤及你的一切。」

上天的祝福何來?又意謂著什麼?那是一種真正的大自在。對身無長物的和平使者而言,她最深刻的體會是:「不論是對物、對地方、還是對人,只要還有依戀與執著,就不會真正的自由自在。」

就物而言,「已經用不著的東西,你卻還捨不得的話,它就會佔有你。在這物質至上的時代,許多人不是擁有財產,而是被財產所佔有,因此喪失自由。」

對人呢?「另外還有一種佔有,就是對人的佔有。不管對方和你的關係多麼親近,一個人不可能擁有任何人。如果我們認為擁有他們,就會想支配他們,關係就會變得極不和睦。」

對世間所有事,她說的是:「一切你想強行控制的事,只會反過來控制你。換言之,如果你想要自由,就必須先給別人自由。」

把和平使者的說法與老子「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的說法放在一處,當會驚喜地發現:這兩位哲人,一古一今,一中一西,不僅時代差距甚遠,所受文化薰陶不同,可他們的體會卻是如此接近。

宇宙真道的確是放諸四海而皆準。

真能痛下決心,放下一切並不是太難的功課。然而愚頑如我,還是忍不住要揣度如果真的做不到呢?可不可以有退一步的入手工夫?比方說,少一點的哲學:

少用一點,留一點給別人用。

少吃一點,留一點給別人吃。

少花一點,留一點給別人花。

放下一切是最高目標,暫時跑不到終點的時候,那就先學著「一點」一點往前走。放下一點的工夫逐漸積累之後,善良的本性總有一天會顯露出來,就如米開朗基羅大師對雕刻的看法,他說:「雕像本來就存在石頭裡,我只是去蕪存菁,把多餘的去掉,讓它自然顯現出來而已。」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