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懇求另一個機會

懇求另一個機會(孝)

 

涵靜老人既是領有天命下凡,如何與同樣領有天命下凡的夫人相遇?

當年涵靜老人在世俗眼中,等同今天的黃金單身漢,兩官一身,又是一表人才,說親的媒人幾乎是日日上門。後來住在上海的祖母看上了客寓上海的過家小姐,仍居蘇州老宅的母親則屬意當地的唐家小姐。作祖母的詢問愛孫意見,涵靜老人只回說:「但憑祖母與母親作主。」

婆媳兩人心中雖然各有所屬,卻都不願表示意見,四叔樸臣公只好說:「那就請觀音大士作主吧。」於是約定在觀音菩薩像前拈鬮決定,以寫妥兩位姑娘姓氏的籤為憑,三次有其二就算拍板確定。

第一次結果出來,是「過」,祖母微微一笑,正是她中意的姑娘。第二次再抽,仍是相同的答案,祖母滿面帶笑:「就這樣決定了吧。」然而事母至孝的涵靜老人覷見母親臉上略有不豫之色,馬上為母親說情:「請祖母再給母親一次機會。」

拈鬮的結果是連中三元,都是過家小姐,亦即後來的智忠夫人。兩人原是天作之合,領了天命來到人間共同奮鬥。過家小姐嫁到李家,以她的婦德贏得眾長輩的歡心,當然還包括了原先看上另一家姑娘的婆婆。

一九三四年,涵靜老人奉宗主之命到陝西弘道,消息一出,親族反對聲浪立起,與涵靜老人最親的母親呢?

當年預備正式稟報劉太夫人時,智忠夫人很體貼地先備妥一桌佳肴,恭請婆婆上座。席間涵靜老人把此事原原本本稟告母親,劉太夫人聞訊,既無斥責,也無半點錯愕的表情,只是一如平素的端莊嚴整。長年茹素的她拿起隨身的手帕,拭淨自己手中的筷子,挾了一塊紅燒肉送進兒子碗中,說是敬賀兒子,西安是古都,此行或可伺機入山潛修天人之學。

涵靜老人於是帶著母親的祝福去到西安弘教。這一別即是永別。他沒能再見到母親。母親在上海病危的時候,急電來到西安,他因為趕赴潼關光殿開光,行程因此延後一天。返抵上海時,母親已然撒手人寰,回到天上去了。

以世俗而論,未及送終似乎於孝道有損,然而母親劉太夫人在天,以她禮佛與學儒的背景,再對照她當年囑咐兒子親近天人之道的那番話,相信她會含笑看著愛子在人間繼續他一生渡人利他的大志業。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