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真心為你祝福

真心為你祝福

黃敏警

宇宙最受推崇的至理是什麼?容我借其他經典一用。

《廿字真經》講天地之德,是「唯天至公,唯地至博」,把至公至博的大德推到極致,實即大愛。

天地間最深奧卻也最平易的至理,就在一個愛字。

人間修行,近似返本還原的過程。如何把一顆道慾並存的人心,經由不斷的修煉之後,回復原本純乎天理,只知利他愛人的本心,那是每個人終須面對的課題。

關起門來高喊我愛人人,並且一廂情願地深信不疑,其實並不難;可真正的挑戰卻是到了與人交接才開始。見識過人性種種難堪難忍的醜惡、染汙之後,還能對眾生懷抱無怨無悔的大愛,這才算是真正解得大道的義諦。

愛的動人,往往就在走遍紅塵,千刀萬剮之後,煉就一顆利他的真心,以真誠的大愛去接納一切眾生,尤其是那些曾經傷害我們的生命。

我不認為自己有資格談大愛,因為距離實在太過遙遠;但是生活當中仍有一些血淋淋的痛,逼著我含淚去學習這門功課。

丈夫是婆婆的獨生子。意思是結婚伊始,婆婆就認定媳婦是來和她搶奪兒子的,即使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想法。婚姻開始的前幾年,我最期待的無非是丈夫陪著婆婆出遊,那意謂著我可以擁有短暫的片刻,不必擔心不小心踩到地雷,因此被炸得面目全非。尤其是婆婆返家的時候,臉上的光采燦爛,通常也可以為我換來幾天平安的日子。我捫心自問,絕無娶了媳婦就得忘了娘的想法,然而我也必須很慚愧地承認:自己多少有些心術不正,慷慨地讓出丈夫,其實是為了換取自己免於受傷的寧靜空間。

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是我意外被玻璃砸傷,大出血後在急診室待過一夜返家。當天晚上,丈夫對我說:他決定第二天帶著全家出遊,因為婆婆無法忍受我受傷以後他對我的殷勤照顧,他得去平衡母親的情緒。我點頭說好。翌日這一家人真的全數出遊,那正巧是賀伯颱風來襲的日子,後來造成頗大的傷亡。入夜前我把被丈夫找來照顧我的妹妹趕回家去,看著外頭的風狂雨驟,獨自在空盪盪的房屋裡思索。

那是我第一次認真正視自己的感受。

我想起婆婆指控丈夫對我的「照顧太過」。我出事以來,仍需上班的丈夫只是偶而露臉,他沒請半天假,前來醫院陪伴的依次是我的同事,同事讀醫學院的兒子,我父親,我妹妹,最後是晚上丈夫下了班,終於換作丈夫陪在一旁。第二天一早從醫院返家,丈夫照樣上他的班,真不知婆婆所謂的「照顧太過」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天晚上,在狂風暴雨中,丈夫帶著家人回來。他告訴我開了我的車出去,不知何故,這部很不起眼的中古車在停放的山腳下被砸破一扇車窗。

我沒有作聲。可心裡生出一個隱隱約約的感覺,一時說不上來的。直到過後幾天,我看見那部車,那個感覺又再度竄了出來,我終於抓到它。我的心裡有一個幽微的聲音:這是報應!你們這樣不把人當人看,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

我知道如是的解讀有太多賭氣的意味,未必等同事實;然而正是從那個時刻開始,我慢慢地看清自己原來潛藏著一些不滿,多年來被使喚、被糟蹋累積起來的不滿。我在家團團轉的生活像極菲傭,只是這個菲傭不但不須支薪,還會從外頭的工作領錢回家繳庫。事過兩三年,我每次回想起這件事,心裡還不由自主地感到那種揪結的巨痛。

我不斷安慰自己:婚姻這門功課,就是在讓我學習「寬恕」。

寬容的上帝容許我胡亂摸索,抓了解藥往痛處塗抹。直到幾年之後,祂才告訴我:好孩子,妳錯了!

我真的只能「選擇」活在痛苦的記憶裡嗎?關於事件的感受,本來存乎一心。我之所以覺得痛,說穿了還不是那個「我」在作怪。如果真能如天地那般全然捨棄自我呢?我是不是可以過得快樂一點?

也許從一開始,我就弄錯方向,這門功課根本不是在學寬恕,寬恕的另一層意思是我對你錯,當中還是有不對等的關係——上帝難道是藉此讓我學習真心的祝福與真心的愛?

我從來不敢否定婆婆的好,她是好母親,也是好妻子,唯獨對「我」而言,她可能暫時算不上是一個好婆婆。然而我也很清楚地知道,她是我今生最好的人生導師,我生命中的堅韌,有極大的比例是靠著她才真正成就的。

我可不可以學著去愛她?

心境一轉,覺受亦隨之而轉。丈夫帶著婆婆出遊,或是基於他的主動,或是因為我的慫恿,我的心裡只剩祝福,再無當年那種逃避受傷的心理。婆婆進門那刻滿溢幸福的笑容,也讓我衷心覺得:能夠成全別人,真是再幸福不過了。

或許婆婆也感覺得到我心態的轉變。以前婆婆喊我名字,總讓我毛骨悚然,不知她又要怎麼修理我了。擔驚受怕數年之後,我決定改換名字,把那個屈辱的名字留在婆家的大門裡,讓新名字在外為我開展新的生命。

很愚蠢的想法,然而我真的去做了。阿Q式的壯士斷腕。

爾後婆婆仍然以她高分貝的聲量喊我,只是我的心不再七上八下。有一天婆婆出遊回來,興沖沖地說她下回要帶我們,包括我,一起去她們今天去的地方玩,順便好好吃一頓。她說完之後馬上補了一句:「我已經問過了,他們有素食餐。」

我謝過她,打心裡覺得幸福無比。那段時間我茹素,婆婆是典型無肉不歡的肉食主義者,多虧她記著。

這是小事,但是以小見大,我知道她後來不僅把我當人看,而且還是當成自家人看,雖然是排序最後,偶而還得在她為兒孫生氣的時候扮演代罪羔羊,但確定是自家人。

我因此敢於大膽推測大道即愛的示現。《聖經.哥林多前書》不也如是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便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

正是!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