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錢能做什麼

 

擁有大把財富之後,人就快樂了嗎?

如果財富不能通往原先預期的快樂,

可手中又真有了錢,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對每一位「郭台銘」的期許【聯合報╱社論】

       

 

 

開創尾牙豪奢風的郭台銘,今年決定走公益風,他的公益風能不能蔚為一股旋風,成為善循環?

 

一份商業雜誌「新世代最崇拜的人物」調查,郭台銘僅次於已故的王永慶,高居第二名;年輕人最想共事的老闆,也是郭台銘。他們崇拜郭台銘什麼?每天工時十五小時?還是,一兩千億的財產?

 

「郭台銘」這三個字曾經讓人只想到錢,他買飛機、擁古堡,是第一個在尾牙砸幾百萬請藝人表演、拿巿值逾千萬股票給員工抽獎的老闆。他一手打造的鴻海傳奇,金光逼人,成功的行銷了「鴻海」、「郭台銘」,吸引許多菁英競相投入他的公司,及他所代表的產業,「錢」也因此赤裸裸的成為科技新貴的代名詞。

 

「有錢不會讓我更快樂,甚至我痛恨自己怎會走到這一步」,郭台銘曾如此慨嘆。其實,他不是只有錢。他近年在遭逢喪失至親之慟後,多次捐出巨款,其中不乏高達百億者;他再婚時,更是公開宣示將捐出九成財產作公益,其中僅個人股票,即可蓋兩棟一○一。他曾說,人生有三階段,為錢做事(容易累)、為理想做事(能耐風寒)、為興趣做事(永不倦怠),退休後他要做公益,那是他的興趣。

 

當「郭台銘」這三個字代表的很多很多錢,變成很多很多愛,「郭台銘」是不是內容更豐富、更有重量?

 

郭台銘去年飽受富士康風暴衝擊,曾經鼓勵員工「爭權奪利」的他,多次鞠躬道歉。「成長,你的名字叫痛苦」,這本來是他在巿場競爭中的強者哲學,弔詭地多了謙卑。

 

開始低調的不僅是郭台銘,其他企業這兩年也在金融海嘯中,歷經一波波生死大作戰;但受衝擊的不僅是企業,高居不下的失業率回歸到一般家庭,更是柴米油鹽每天的生活問題,隱藏在暗流裡的貧富不均問題日益尖銳,「仇富」心理開始檯面化。企業家從震撼、駭然到哀傷,不少人自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不錯,公司應致力超越年度目標、創造股東利益,但在創造股東利益時,能不能也思考一點社會利益?甚至把它列入公司發展裡的一個項目?一個照顧社會利益的公司,會苛待員工、破壞環境嗎?一個關懷社會利益的公司,當它賺大錢時,會讓人有相對剝削感嗎?一個不斷創造社會利益的公司,偶然出了錯、起了火,會掀起社會集體憤怒的情緒嗎?

 

「每一隻公雞,都以為太陽是牠叫起的」,郭台銘曾以此提醒人不要自大;在風暴中,他也靈活轉身,痛定思痛,今年他把尾牙豪奢風轉成公益風,不愧是先知先覺者。

 

「風俗之厚薄,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嚮」,在帝制國家,這一二人是皇帝、高官,在文明國家則可能是知識分子,在資本主義鮮明的社會則常常是巨富。全球首富蓋茲、股神巴菲特都已宣示「裸捐」,一時成風;郭台銘作為台灣的科技首富,當年他開創尾牙豪奢風,現在他能不能也成為尾牙公益風的領頭羊?

 

郭台銘固然是成功的典範,但成功者還有別的容顏。去年,賣菜阿嬤陳樹菊被時代雜誌選為年度百大影響人物,她一生貧苦卻長年捐出一點一滴血汗錢,感動許多人跟她一起行善,她是台灣最美麗的成功者。美國一位失業漢在忙著找工作時,還成立一個「我們有時間幫助人」的網站,集合有時間(多數是失業族)的人,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他成為經濟學人雜誌在預測二○一一年全球大趨勢「希望二‧○的一年」中的範例,「希望二‧○」這個新名詞代表的是許許多多沒有黨派、族群的人,是各地千千萬萬不斷累積的溫馨行動,何等感人。

 

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馬英九總統在元旦祝詞裡祈願我們要成為一個「受人尊敬,讓人感動」的國家。國家不是一個抽象的主權名詞,如果沒有「受人尊敬,讓人感動」的人民、企業,會有「受人尊敬,讓人感動」的國家嗎?照顧弱勢,政府做的永遠不夠,到處都有哭泣的角落,我們卻沒有女媧可以補天;但是,若陳樹菊這位貧苦的賣菜嬤都可以用自己的手去補天地缺憾,每一位「郭台銘」不更可以做女媧?

 

2011/01/10 聯合報】@ http://udn.com/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