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上山修道下山行道

第八課——自了漢有什麼不好?

                                                        黃敏警

同奮有惑:

我很喜歡打坐,天清地寧的感覺實在太棒了!但是我實在搞不懂師尊為什麼一直強調不能做自了漢?

 

敏警試答:

關起門來清修看來很幸福哪!但就消極面來說,劫運一來,這種閉門自修很難;就積極面來說,如果希望修道大成,只顧自己不管別人的想法、作法與天地真道不相應,這個願望恐怕就很難實現。

 

百兆力風永矢行。雲天凌高叩帝座。天人和同盡穆親。(奮鬥真經)

 

譯文:

願萬性萬靈都能效法宇宙生生不息之道,不斷奮發向上,必能在奮鬥有成之日回到上帝身邊,共享大同世界的和穆親愛。

 

上山修道下山行道

 

天帝教第二任首席維生先生很喜歡引用發條理論。

舊時某些器械運用發條使力,向內旋緊之後,一旦鬆手,發條自動轉開的同時,推動器械運作。

所有的修行歷程大抵亦類同於此,先內轉後外推;或者說,是先上山修道,而後下山行道,以求人間淨土或大同世界的實現。

少卻前一層的潛心苦修,後面的行道徒具熱情而無有內涵,很容易變成華而不實的空殼子。光想躲在山上清修而不肯踏入紅塵行道,那又像是十足的盜寶人,偷了宇宙的明珠之後,只肯放在自家斗室欣賞。此等私心可與修道的本義背道而馳呀!

《金剛經》裡,佛陀對佈施有一段非常殊勝的說解。「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

以無量數的稀世奇珍來佈施固是極大的功德,然而若與以全然利他的菩提心為人講說《金剛經》相較,即使只是摘取其中的一首四句偈,這等功德甚至遠勝前述的無量珍寶佈施。

把講說四句偈與無可計量的珍寶擺在天平上,凡夫俗子必說財施為重,法施為輕;但是佛陀的說法否定了世俗既定的價值觀。其間最具關鍵性的判準在「發菩提心」,亦即全然利他的出發點。

是大慈大悲的菩提心使得經文的說解變得殊勝無比,因為心懷芸芸眾生,一心一意「普渡蒼生過前川」,這個功德也就龐大得無可計量。

然而菩提心絕不等同一般世俗的心軟。為了丁點小事落淚,充其量只是易感或婦人之仁,與菩提心的距離仍然遙遠。兼通儒釋道三家的南懷瑾先生調侃這種人,戲稱那是神經不健全或肝氣未足所致,再不然就是腎虧,以致容易悲觀掉淚而已。

大同世界如何築基?就在學著愛一切眾生,以一切方便法度一切眾生,而不是躲進冷廟作孤僧,或是潛隱深山作自命清高的隱士。佛教淨土宗的印光大師,一生總勸人勤於念佛,日後必然往生西方淨土;然而一般人常常忽略的是,他老人家在後面還附有一條但書:「念佛雖能滅宿業,然須生大慚愧,生大畏怖,轉眾生之損人利己心,行菩薩之普利眾生行。」反省懺悔的功課不能省,利他的菩提心更不可少,真能把這些功夫做足了,才可能消清舊業與現業,使誦持的佛號在濁世中放射出清淨的大光明來。

師尊復興天帝教,對教徒同奮最基本的要求即是:「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意思也就是決不作自了漢。他老人家駐世時很喜歡提高嗓門講「自了漢」三個字,緊接著提問:「你自己成仙作佛去了,那別人可怎麼辦啊?」

是啊,各人自掃門前雪,圖得一時清淨;可雪如果下得兇了,別人家清不了的雪先是堵死自家,最後必然堵得四處都是,誰也不得倖免。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