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做你自己~班導週記2

           最近突然想起許多年以前,迪士尼那部卡通影片〈花木蘭〉。

           從西方文化出發的思維很明顯和東方純為盡孝的傳統不同。花木蘭在代父出征前夕,對著知己木須龍低聲地說:「也許我不是為了我父親,我只是為了我自己——我想證明我自己……」

           潛藏在意識深處的東西,一旦現形,通常不會只是「偶然」,背後必然有它的「必然」。有些念頭其實存在許久,始終在心頭隱隱流動,只等機緣到來,而後訴諸宣說。

           距離前一次帶班,中間隔了長長的八年。剛剛接手時,心裡其實有許多惶恐。然而我也心知肚明,自己期待的是一個怎麼樣的班,又期待著能帶出什麼樣的孩子。

           花臺布置比賽老早過了,這一點,我清楚得很。然而人生諸事,也不全然只是為了應付比賽,更大的意義,是為自己吧。是因為這個理由,讓我一直不忘守著花臺。利用假日去花市找花,看中眼的就買回來,放在班上的花臺裡養著。每日每日,到了班上,看過教室裡的小朋友,而後去看外面那群不言不語,可卻鮮妍俏麗的小可愛,日子裡有一種尋常卻美麗的靜好。

           我向來不是那種擅長種花的綠手指,初期養過瑪格麗特,不多久便因它仰賴全日照,在缺乏陽光的花臺憔悴死去,一如從前。爾後挑來的大抵體格健碩,日日澆溉除草施肥之後,長得奇好。我有時凝神注視著她們,宛如看著你們,心裡有莫大的祝福。不只期望你們偶而走出教室時可以看見她們的美麗身姿與生機健旺,也期待你們在老師的祝福裡不斷茁壯成長。

           班上的小朋友從初始的陌生到今天的熟稔,自有一種親。近視眼的旻學偏不愛戴眼鏡,慣常不笑的表情像極了擺臭臉,再加上有話直說,嚇得我魂飛魄散。可熟了就發現,他只是喜歡「憂國憂民」,一笑起來完全是天真無邪的模樣。

我第一次看見辰亦這顆小皮蛋,因為讓他模仿寶玉念道「好姐姐,好親姐姐」,竟然羞得拿外套遮臉,真是可愛極了。看似玩世不恭的昱鈞有時讓我頭痛,上學期他就讓我一路叨念,一路自顧自地往前走。我在後面追著念的樣子真是狼狽至極,可他是故意嗎?也未必。每回看他煞有其事盯著週記本,和同學討論班導寫的究竟是什麼字,常要讓我笑場。這孩子!真就只是個孩子!

           兩個怒髮衝冠的孩子如今只剩一個,小金麟撤退了,猶剩廖家少爺堅持與髮膠同行。也許他從高一就立志做花美男,或是型男,可惜我這個粗線條的班導常忘記頭髮是他的罩門,一不小心大手就拍了上去。哈哈,雖然從來不是故意的,可廖少爺那幾聲哼哼還真有趣。

           上學期就讓老師很放心的于慈當了服務,果然是讓老師很放心。真是謝謝她!另外還有子勛,還有博升,還有許多許多……我該說感謝的其實還很多,留著慢慢說吧。就算老師不曾當眾提及,小朋友,你的心裡也該有數,自己做的究竟如何,老師的誇獎或感謝,充其量只是一種回響。不論何時何地,你的心底都該有個問號響起:我為自己做了什麼?眼前這一切,可以無負我的初衷嗎?

           人生啊人生,也許一路上必須面對許多關心或窺探的他者,可回歸到最終的本質,我們只是學著在和自己相處吧。

    做一個自己看得起的自己,做一個日後回想起來會無愧無悔的自己。

 

 

 

靖雅2012/2/29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