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以天父之名

以天父之名

黃敏警

修持有成,並不等於從此可以登天作「英英美代子」,成日無所事事;而是意謂著擁有更高的能量與智慧,可以成為無形在人間的代言人,開始其媒介天人的使命了。

師尊當年奉天命潛隱華山,時在中日戰爭開戰前幾日。迨到中日戰爭正式爆發,有人恍然大悟,惡意十足地說:「喔,原來是上山躲戰火呢!」

不明內情的人如是解讀不為過。中國社會裡,多的是一旁煽風點火,或是說風涼話的惡質慣性。然而略明地理方位的人便知:華山與戰場相距不遠,隔著一條黃河,駐著日本大軍,一直虎視眈眈等待寒冬來臨,坦克大軍可以由結凍的冰面直接開拔殺往中國西北。

中日戰爭八年期間,師尊果真如外界所想,只是安心躲在山上,不問世事,作他悠哉悠哉的隱士?

第三期師資高教班受訓期間,師尊憶及華山八年的山居生活,一時興起,撩起褲管秀給在場的弟子看。

兩隻膝蓋上,盡是他八年長期誦誥祈禱跪出來的疤。

山居期間,師尊屢以靜參所得,送給人稱西北王的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胡宗南將軍參考。因為屢有應驗,胡將軍不但親自上山造訪,並且在華山山腳的玉泉院設置定點,派有專員長期駐守。每半個月左右,收集師尊靜參所得,以日本在華北、長江、珠江一帶動態、佈署大略,轉送中央參考。胡將軍後有親筆專函致謝:「先生心游物外,冥契玄中,心靈與造化參通,精神合天地交感。凡所啟示,均有端倪,……」

一九三八年二月,日本大軍直撲信陽。胡宗南將軍奉命增援,但作為軍運要塞的潼關鐵橋早為日軍擊毀,欲渡無門。幾度想要修復,守在對面風陵渡的日軍立即以大炮伺候,根本無從下手。隴海鐵路軍運指揮使周嘯潮將軍,遂趕忙派遣軍站司令張英仲與警務段長王儉持函上山求助。

師尊見信,靜坐祈禱之後,很肯定地回覆來人:「三日之內,天必將降濃霧以助,應即準備搶修工程車,可於三十六小時內修竣通車。」這個答覆不是嘴嘴說說而已,還是白紙寫黑字,反悔不得的。

王儉面對如此肯定,卻又如此大膽的答案,實在按捺不住滿腹的狐疑。臨行下山,還不斷回頭對師尊說:「您老人家可千萬別開玩笑呀!」

不僅是王儉,即連一向信心堅定的賢妻智忠夫人,這回也有頗大的疑問,忍不住為夫婿擔心起來。但師尊自有他信心不惑的理由。

那天晚上,師尊獨自在北峰頂面對潼關靜坐祈禱,先前修煉出的封靈太靈殿主等則上崑崙山求援。

子時左右,師伯雲龍至聖與崑崙山性空祖師突然降臨,師尊急急想起身行大禮,兩位地仙請師尊坐下,安心等候,必有顯化。

師尊於是又打了近一個小時的坐。

待兩眼重新睜開,只見濃霧已從遠處逐漸生起,原本可見的中條山不見了,黃河不見了,淮河也不見了,最後連己身所在的地方都漸漸生起霧氣。

這位勇於承擔天命、對上帝具備無比大信的弟子,於是安心返回住處,告知賢妻:「濃霧已起,可以安心睡了。」

翌日華山籠罩在一片濃霧中,能見度極低,是日無人上山,因此亦無從知曉山下現況。第三天,隴海鐵路警務總段長全嶽青派遣王儉再度上山,這回是專誠致謝。謝函中如是說:「昨晚天降大霧,對岸敵砲失去目標,工程如期搶修竣工,軍車全部東行增援。」

這真是太神奇了!前兩天猶然滿腹疑惑的王儉,面對如此神奇的結果,實在不能不佩服眼前這位年未四十,卻已自稱老人的大膽先生。這一奇妙的因緣,讓他從此歸依於師尊座下,成為他的忠貞弟子。

以修證所得,為上帝在人間代言的例子,當然不只師尊。

摩西當年上西奈山,領得十誡;耶穌四處宣揚上帝愛你的福音;印順大師建立人間佛教的苦心孤詣;德蕾莎修女以照顧麻瘋病人,名為侍奉上帝,實則是以上帝的分身為祂實踐大愛——在在都是媒介天人的顯例。

德蕾莎修女身材矮小,但溫暖的形影,即便在她已然回天的現在,相信仍然是擾攘浮世中極其美麗的形象。李家同先生就明白地說,他認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就是德蕾莎修女。

這位美麗的天使以其過人的毅力與高超的德性,成為一個不可冒犯的象徵。南斯拉夫內戰期間,她放話要前去解救陷於戰火的孤兒。飛機一起飛,兩軍趕忙為她停火,深怕傷及這位天使。

飛抵烽火現場之後,矮小的她開口發問:「我什麼時候可以把這些孩子帶走?」

那些「英雄」立即回應:「隨時都可以!」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