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浪漫的想像~街頭日記之二

浪漫的想像~街頭日記之二attachments/201402/1851130226.jpg

黃靖雅

他們相遇,相知,相惜,而後攜手走進結婚禮堂。他一直都清楚自己不是丈人眼中的理想女婿,但是無妨,只要他心愛的女子也死心塌地愛著他,這就夠了。

 

他們原本以為相互扶持的路可以無止無盡地走下去。他們會在努力工作之後擁有自己的房子,生養兩人的孩子,而後在極其平凡又平淡的幸福裡白首偕老。

 

他對於未來的想像開始產生變化,是因為她接下教職,興高采烈地在種族融合的複雜班級裡投注她的教學熱情。父親是民權鬥士,她的先天有著父親不肯屈服於不平等的基因,而奠基於後天的,是父親的身教。與其等到事件發生,在法院聲嘶力竭地為受害者辯護,為什麼不能直指核心,逕自從最基本的教育紮根?

 

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固然讓她賠了不少淚水,不屈的性格卻讓她作下兼差好籌措額外教育經費的決定。她帶孩子校外教學,自費送學生全新的書,那是他們從來不曾碰觸的新書,嶄新的書頁一旦翻開,不僅聞得到油墨的氣味,還有她勞力換來的馨香。她鼓勵孩子提起筆記錄生活的一切,當下的,過去的,乃至未來的。她帶領孩子從生活切入生命書寫,從而在分享孩子的生命點滴中找到借力使力的契機。

 

attachments/201402/1871834772.jpg

經營有日,她流下的淚水更多,那是為孩子了悟生命之後的成長歡喜的淚。她開開心心地回到兩人共築的愛的小窩,開口閉口都是孩子如何又如何的時候,並不知道接下來的那一刻,她就得為丈夫的離去流下傷心的淚水。

 

為什麼一個老師得為了學生又賣女性內衣又在飯店櫃檯兼差?為什麼他的「妻子」不肯如尋常老師那般只是按時上下班?下課之後留在教室意謂著什麼?因為她的潛意識根本就不想回家?如果讓她在丈夫與學生中作出選擇,她選的會是後者,而不是自己,是也不是?

 

她吞不下這一連串帶有強烈質疑的問號:「如果你愛我,你就不會問我這樣的問題。」丈夫望著淚眼婆娑的她,反問她:「那麼妳愛我嗎?」她滿臉錯愕地看著丈夫,丈夫怎會懷疑她愛他?她一直都愛他!

 

「不,妳愛的不是『我』,妳愛的只是對我的『想像』!」

 

她那種一旦認定了就努力作到最好的拚勁讓他自慚形穢。她一心一意扮她的好老師,還一廂情願地以為自己不能陪伴丈夫的當下,正是成全丈夫返校取得建築學位的最佳時機。她還對學生說他是建築師。

 

建築師?他拈了拈歲月。回到學校修完學分,再實習兩年,取得執照,他都已經四十好幾了,可是她一派天真地以為他們都還年輕,所有的夢想都清楚地擺在不遠的前方,只要努力,她真的相信,只要努力,夢想一定不遠。

 

那是她,浪漫的是她,築夢踏實的也是她。她愛的只是她對他「浪漫的想像」。她的眼眸裡確實反映有他英挺的形象,只是內心,印刻在她內心裡那個偉岸的巨人絕計不是他,只是她自己依照理想圖譜雕鏤出的人像。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