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勇敢跟民粹說不——西門豹的領導統御

勇敢跟民粹說不——西門豹的領導統御

黃靖雅

西門豹是戰國時人,魏文侯在位時因翟璜推薦派作鄴令。西門豹到任之後,慎重其事地拜會了幾位耆老,以便了解民生疾苦。幾位老人家回說年年苦於為河神娶媳婦,因此貧困不堪:管事的三老、廷掾每年以河神娶妻的名目向百姓課稅,一年要收上幾百萬,真用來幫河神辦喜事的其實只有二、三十萬,剩下的全部放進私人口袋去了。再有一個,經濟能力稍微好一點的人家,為了免於女兒被相中的厄運,老早逃往他方,地方的財政因此益形艱困。

        至於百姓,雖然對這種既要課重稅,又要賠上女兒的習俗嘖有煩言,但礙於不幫河神娶妻就會漲大水淹死人的傳言,也一直莫可奈何。

        西門豹凝神聽完細節,沒有作出任何評斷,只說:「將來新娘準備到河上行大禮的時候,請公告周知。三老、廷掾及諸位長老一律列席,我本人也會親自到場。」

        河神娶妻那天,西門豹果真現身。連同當地大小官員,有頭有臉的地方父母,以至一般百姓,把河邊的會場擠得滿滿的。粗略算算,總有二、三千人之譜。主事的巫祝是個七十歲左名的老太太,後面跟隨著十來個女弟子,一字排開,架勢十足。

西門豹環顧四周,很快就下令:「把新娘叫來,讓我先相一相。」盛妝的新娘被帶到西門豹面前,西門豹看了兩眼,便回頭對那幾個頭頭說:「這姑娘不夠漂亮,恐怕河神不會中意。拜託大巫去跟河神報告,就說我們會設法找到更美的新娘,過兩天再送去。」西門豹說完,隨即下令,要身邊的吏卒把老巫婆丟進河裡。

        過了好一會兒,西門豹說:「這老巫也去太久了吧?再派個人去催一下。」便派人丟進一個女弟子。才一會兒,西門豹就嫌去太久,下令再「派」個弟子去。連投了三個女弟子之後,西門豹又大聲宣告:「巫婆的弟子全是女流,恐怕辦不了事,麻煩三位大老去跟河伯報告!」於是把三老也丟進河裡。西門豹對著河面又站了許久,在場幾位有點身分地位的,心裡已經開始發毛了。

沈默一陣,西門豹回過頭去,又像自言自語,又像發問:「老巫師徒跟三老都不回來報告,這下怎麼辦?」他的眼光轉向廷掾和一名長老,那意思顯然是要兩人入河報告。被掃到的兩人嚇得面如死灰,不停磕頭求饒,鮮紅的血流在蒼白的臉上,格外觸目驚心。

        西門豹精心導演的這齣戲,到這裡終於準備收尾了。他自動幫兩人找了下臺階:「看樣子河神很喜歡這群客人,打算留下他們好好款待一番。各位就請先回吧。」

        被西門豹嚇壞的鄴地官民趕忙回家,從此不敢再提河神娶妻的事。

    破除迷信的大戲演完,西門豹開始著手處理鄴地的水患。他發動民工開鑿十二條人工河渠,準備引河水灌溉農田。百姓被迫參與水渠開鑿,莫不怨聲載道。西門豹不愧是優秀的領導人物,聽到那些抱怨,乃至詛咒他的言語時,仍然「老神在在」地搬出他的領導哲學:「民可以樂成,不可與慮始。」百姓智識有限,眼光也有限,看不到長遠的未來。等到渠道築成,可以享受灌溉的大利時,他們自然會很開心;乃至百年之後,大大小小都會懷念我今天的決定——可絕對不是現在!

    他相信自己的堅持是對的,十二條灌溉的水渠在百姓抱怨不斷中繼續開挖,事實也證明他是對的。直到西漢初年,這個水利工程依然運作不歇,感恩戴德的地百姓為西門豹立起紀念祠,至今依然是河南省的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領導不等於民意調查。順隨著民粹走的政治,經常是順了姑意逆了嫂意。食髓知味的百姓一旦摸清了領導者的斤兩,動輒吵著要糖吃。順從民意推出的政策往往只是討好了少數的既得利益者,而非善良的大眾。站在制高點上,高瞻遠矚的領導者除了看得夠遠,還得硬得下心,吞得下冷嘲熱諷。「民可與樂成,不可與慮始」也許有愚民政治的嫌疑,具足了為國為民的政治智慧,便知奉此為圭臬,在心底築起無形的大壩阻擋民意的狂潮。

    這一點,兩千年前的西門豹的確深諳其妙。褚少孫在《史記.滑稽列傳》的贊語「名聞天下,澤流後世」,確實深中肯綮!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