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偶然之必然—里斯本夜車

偶然之必然—里斯本夜車(Night Train to Lisbon

                                                             黃靖雅

無有對文字魅力的著迷,雷蒙德不會一翻《文字煉金師》之後就無可自拔。

無有人生前半段的規行矩步,里斯本之旅斷難開出如此燦爛的火花。attachments/201307/0870568197.jpg

 

1

        那座大橋巍巍跨過河的兩岸。尋常的上課日,一如準時的歌德,雷蒙德也會分秒不差地在同一時間出現在這座鐵橋,去到任課的學校。

        大橋一端,是他的住家,另一端,則是他的工作。被前妻譏為無趣的他,通常只在兩頭走動。不在學校的時候,他一個人在家,一個人過活,一個人對弈。

遇到紅衣女子的那一天,他依然是一個人。

 

2

        他撐著傘在雨中疾走,左臂夾著學校的公事包。被雨模糊掉的前景滲透著迷離恍惚的況味。一陣大風吹來,先是頑皮地掀翻了傘面,接著就毫不客氣地捲走整把雨傘。傘在空中僅僅飄蕩數秒,很快就落入河面,順著水流悠悠忽忽地去了。

        掉傘的同時,他在不遠的前方瞥到欄杆上兀立著一個紅衣女子。倉促之間,他來不及審視女子的表情,但不難從站立的位置與姿勢推斷:那是投河自殺的預備動作。

       

                           
attachments/201307/0067959452.jpg 

雷蒙德飛快向前,抱住了女子。巨大的拉力把兩人推落在橋面。紅衣女子倉皇起身,只匆匆看了雷蒙德一眼,隨即埋頭陪他撿拾飛散四處的學生作業。他這輩子好像還沒這麼狼狽過,趕緊收拾了作業,理了理公事包。那女子卻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只開口要求隨他走一段,跟著他走過大橋,走進教室。

雷蒙德假作不知道學生的竊竊私語,輕描淡寫地說今早不小心出了點意外,來得遲了。

紅衣女子在教室端坐了一會兒,便對雷蒙德比了比手勢,示意要離開,隨即開門出去。他的眼睛忍不住探向窗外,尾隨著年輕女子頭也不回地望前走,回過神來,方才幫她掛好的外套還在。

向來準時上課準時下課的他做了從來不曾做過的事:拎起女子的紅色外套往外走,留下驚訝不置的學生。attachments/201307/2779139275.jpg

 

3

        他沒追上紅衣女子,只能試探性地在外套的口袋找尋相關線索。

        裡頭有一本小書:《文字煉金師》。作者是普拉多,葡萄牙人。

           還有一張當天出發的火車票,目的地是葡萄牙的里斯本。

 

4

        他在瑞士伯恩火車站極目四眺,未見紅衣女子的身影。火車開出的那一刻,他恍若聽見普拉多的聲音在耳畔迴蕩:「如果我們只能依賴內心的一小部分生活,剩餘的該如何處置?」

           他不知道。至少當下不知道。但是去到里斯本也許會有答案。attachments/201307/6233627902.jpg

           雷蒙德就這樣帶著女子的紅衣與普拉多的小書跳上開往里斯本的火車。

 

5

        他意外來到里斯本,意外在尋訪普拉多其人的旅程被撞。僅止是小小的擦傷,麻煩的是配戴多年的眼鏡破了。

為他配鏡的瑪麗安娜醫師不厭其煩地測試不同鏡片,反覆提問:「這樣好些,還是差些?」她問的是視力,可對雷蒙德而言,如此的提問直鑽進心裡去,像煞逼他檢視對於此行的觀感。

到目前為止,他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他情不自禁地對瑪麗安娜背誦起《文字煉金師》的精彩文字,滔滔不絕地傾吐他對普拉多哲思與文采的仰慕。

他的熱情渲染了瑪麗安娜,她在探訪叔父的時候約略轉述了這一段。孤僻的胡安叔父說他與普拉多是舊識,都是革命黨人。

 

6

           attachments/201307/4688911209.jpg瑪麗安娜為雷蒙德換了新眼鏡,透過嶄新的鏡片看出去的世界畢竟大不同;她也為雷蒙德與叔父胡安搭起了一座橋。雷蒙德藉由瑪麗安娜結識胡安之後,順利地拼出普拉多不凡的一生,還有圍繞著他的那些不平凡的人物。

           里斯本的意外之旅結束之前,開啟意外旅程的紅衣女子再度現身。意外讀到普拉多的小書,對她的意義,竟然是解開了祖父去世時眾人無動於衷的秘密。她孺慕至深的祖父,竟是書中革命黨人必欲除之而後快的「里斯本屠夫」。

 

7

           雷蒙德的任務終於畫下圓滿的句點。曠職多日之後,學校的工作是否還等著他,他不知道。但是他深知這趟意外的旅程讓他見識了空前未有的張力,原來生命擁有這種可能!

          attachments/201307/0373313839.jpg 他對著來送行的瑪麗安娜哇啦哇啦說著的時候,忽而也意識到:如是的感動他無法與別人分享,甚至在還保有婚姻關係時,他也無法與曾經非常親密的前妻分享。但眼前這位女子,任他沈潛到文學哲學深層後浮出水面吐出各色泡泡,她偏能含笑欣賞,彷彿在其中看見陽光折射的五彩…

           這個怡然含笑的女子,站在里斯本火車站裡,站在即將返回伯恩的他面前,依然滿臉笑意。她定定地看著他:「既然如此,何不繼續留下來?」

           如果留下來,他就更像那個意外的早晨,那把被狂風捲入空中而後掉落水中的傘,從此順水漂流,不知伊於胡底。但到目前為止,脫離了常軌的意外之旅都還不壞,包括眼前這位不肯把「無趣」的標籤貼在他身上的美麗女子。

8

           導演比利.歐葛斯特(Bille August)讓電影在問號裡結束。雷蒙德留下來了嗎?和瑪麗安娜攜手繼續他的意外之旅?

不知道。答案,留給觀眾自己解決。attachments/201307/7309292879.jpg

9

           誠如生死學大師庫伯勒醫師所言:「生命中有些事必然發生。」旁人眼中不經意發生的「偶然」,對當事人而言,其實有更多「必然」的成分。無有對文字魅力的著迷,雷蒙德不會一翻《文字煉金師》之後就無可自拔。無有人生前半段的規行矩步,里斯本之旅斷難開出如此燦爛的火花。

        「偶然」,只是不知所以然的「必然」。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