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隨去隨來隨他去

隨去隨來隨他去

黃敏警

        什麼叫「向自己奮鬥」?引師尊封靈首席督統鐳力前鋒的聖訓:「所謂向自己奮鬥,強調的就是自省懺悔的功夫。」而師尊在駐世時亦一再強調:「修昊天心法者,若不作煉心,凡心不死,道心不生,眾生永遠是眾生,凡夫永遠是凡夫。」

不肯煉心,修道這一條路等於是走上死巷,總有一天要發現此路不通的。

凡俗人間對大有來根的大宗師多有不合乎現實的想像,總以為既是慧根獨具,許多功課必是手到擒來,得來全不費功夫。然而證諸事實,恐怕要讓許多人大失所望。

既是生而為人,與電子體結合之後,怎可能輕鬆跳過電子體向下的牽絆?即便是師尊,維生首席便曾經提及,老人家筆記裡抄錄了一段文字:「難忍處須忍,難受處須受,難行處須行,難捨處須捨。」一側並以紅筆劃記。維生首席一貫強調師尊是人而不是神,即便以非凡的靈格,秉莫大的悲願降生凡間,必也有其為難之處,這一路走來,天人交戰所在難免,絕非說忍就忍,說捨即捨。

對許多凡夫俗子而言,煉心的訓練,除去反省懺悔,亦可從天主教守齋中得到許多啟發。

天主教守齋,有「延緩或克服需求滿足」的訓練。我把它歸納成兩句口訣:「應該作的事,馬上就去做;不應該作的事,以後再說。」這其實是天人交戰的另類戰術,說是哄自己的心理騙術亦無不可。許多慾念付諸行動,常常也只是一時衝動,熬過癮頭發作的時刻,稍後再回想,當格外慶幸自己並沒有聽任感覺而行,惹到一身腥臊之後悔之不迭。

        平日修行是這般,萬一是在靜坐的當口,老有不斷的妄念呢?道教陳搏老祖說是:「不怕念起,只怕截遲;念起是病,不續是藥。」師尊據此留下另一個說法:「不追想,不回想」。不過如果一時作不來呢?有一回有訪道人就教於師尊,他便說:「任他自然來去。」之後他想想,覺得如是的答覆可能層次太高,一般人大概很難企及,於是又補上一句:「如果妄念不斷,那麼就暫時鬆開手印,隨著妄念走,且看他把我帶到哪裡。」

        師尊另有一段感悟,隨手寫在日曆紙背面:「妄念起,由他起,不要勉強遏止,遏止本身即妄念。比如麗日中天,忽來烏雲蔽日,由雲自來自去,雲不足以真正影響太陽,自會過去。」

        一念起,一念去。如果真能在平常就做好省懺的工夫,這顆心清清如也,真到打坐,妄念的生起自然有限,即便干擾一時,也難以長久。師尊以其數十年的功力示現煉心與靜坐的密不可分,這位大宗師是兩腿一盤,三兩分鐘不到就可以進入無念無想的境界。至於一般人呢?唉,各人心知肚明,也就不必多說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