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邂逅 桃花源

邂逅  桃花源

黃靖雅

        擾攘現世裡,厭膩了眼前林林總總讓人不堪的煩瑣,既看不透,也想不開,雖想索性逃開了去,偏又丟不下,於是在生硬的現實外建構一個虛幻的理想世界。在西方,它可能喚作理想國、烏托邦或香格里拉;在中國,它的名字就叫「桃花源」。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捨船,從口入。

        陶淵明桃花源記>開頭這段文字,對於稍具中文素養的人,真是再親切不過。

       陶氏安排漁人在無意中發現桃花源,先是讓他在春光燦爛裡渾然忘卻自己平素的營生,暫時丟掉尋覓魚蹤的既定習性後,「忽然」邂逅沿著無人的溪岸兀自開得忘我的桃花林,進而邂逅了與外界隔絕的桃花源。

        如果漁人不曾因為驚艷而「忘」路之遠近,一路尾隨桃林前進之後,在發現隱隱透著光的小山洞時也無法「捨」船,那麼漁人還會不會擁有這段奇遇?肯定不會。漁人在世外桃源小住數日後辭歸返家,一反來時路的了無心機,「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誌之。及郡下,詣太守,說如此。」重登舊日營生所用的漁船之後,紅塵中舊有的習性似乎一併回歸。漁人離開桃花源之前,曾經熱情招待漁人的村民語重心長地託付:「不足為外人道也。」顯然對名利薰心的漁人已經起不了半點作用。

然而處處誌之的城府換不來已然因為機心而失卻的樂土。「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誌,遂迷不復得路。」

清淨的桃花源以無意得之,因有心而失之。

桃源「記」本是桃源「詩」的詩序,不想詩作成績平平,反倒是無心寫就的詩序喝采不斷。<桃源詩>得以在千年之後還能進入讀者的眼,還拜<桃源記>之賜。打個不倫不類的比方,還真像相親席上,男主角意外相中對面來作陪客的女伴。

人生諸事,原也只能順勢而為,不必存有太多預設。廣大的中文世界,大抵算是真實世界的具體而微,看透了文字,也等同看透了人生。

舊稿。原刊2005/08/25中時浮世繪中文正紅專欄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