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白菜老師

白菜老師

        白菜老師,白菜老師,媽媽一直這樣叫她,每次提到她,語氣裡盡是無限的感激。

        白菜老師是大弟小學一二年級的老師。媽媽一直津津樂道的,是當年大弟在她班上,因為天資穎異,讓她「驚為天人」,從此免除掃地工作,特意安置在圖書館讀書。

        對於媽媽屢次複述的這個故事,我從來不曾產生任何懷疑。因為大弟生就一目十行的本事,那不僅讓我們這群同胞手足望塵莫及,相信也會讓許多資質平平的凡人生羨或生妒。

        如此這般的故事,雖則在我的良知裡會有一點點不安——即便得到優惠的是我的親弟弟,可那畢竟不是一個很公平的處置方式。除此之外,這個故事背後透露的知才惜才,還是讓我深深動容。

        直到新近,我有機會和故事裡的主角聊起,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在大弟的嘴裡,那只是一個為了搶得冠軍不擇手段的故事。老師選定他參加國語文競賽後,逕自丟了一本作文範本給他,強迫他背誦。

他在圖書館裡窩著是事實,而且不只在掃地時間,而是抽離教室的正常教學,好讓老師「栽培」選手。

我聽得目瞪口呆,在腦海裡存放了數十年的記憶居然就此翻盤。我以為的溫暖,在弟弟來說,只是羞辱。老師甚至還取得競賽題目,在賽前告訴他——生性桀熬不馴的弟弟,最後選擇了交白卷「回報」。

恍然大悟慣常伴隨發現真相的驚喜,卻在這裡缺席。我只是聽得嗒然若失。在記憶裡久置的那罎陳年佳釀,一開封之後才發現竟是酸醋!

現實比假象殘酷,本也是不爭的事實。可在這個失落中,我看見的其實還有人性。

不論現實如何不堪,人性中潛藏的本能,還是存在著對於美好的嚮往吧。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