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黃靖雅

試問小朋友:如果心裡老想著要贏,根據「秘密法則」,既然全心全意都在勝利一事上,是不是就表示自己與成功的距離愈近了呢?

且聽聽韓非的看法。

韓非曾經講過一個故事,收在《喻老》篇裡。趙襄子拜師當時的明星車手王於期,希望自己也能學得一身駕馭的好工夫。一段時間過後,一方認為絕技已然傾囊相授,另一方則急於檢驗習得的功夫究竟如何,於是議定實地競技。

第一回合,趙襄子很快就被師傅遠遠拋在後頭,他心裡不服,認定是馬匹所致,於是換馬再跑。偏偏三度易馬,弟子仍然贏不了師傅。以中國人慣有的思維,趙襄子這口怨氣馬上就吐到王於期身上了:「想必師傅是偷偷留了一手,不肯盡心教導!」

王於期接過貴族弟子的抱怨,只是平心靜氣地說:「不不不,理論層面能夠點撥的,臣下可一樣都不缺;真正的問題出在閣下的運用不當。

駕 車之道,貴在人、馬、車三位一體。看似獨立的三種個體,在行車過程中,必須找到和諧的韻律,方能迅速到位。可今天閣下駕車,一旦落在臣下之後,一心只想急 忙趕上;可若領先,又唯恐臣下很快追上。換言之,不論領先還是落後,閣下一顆心全在臣下身上,哪來心思找到調和馬兒的節奏?這才是閣下真正落敗的原因 哪!」

       鎖定目標,確立方向,當然是成功的不二法門。但是莫忘先賢的經驗之談,過猶不及,可都不是什麼好事。一心想著「幹」掉競爭對手,好讓自己搶先到位,如此汲汲營營的作法,說穿了只是目光如豆,根本吃力不討好。王於期提給趙襄子的教示,對當今學子依然有效:

       忘掉爭競的心,先學著把力道放在自己與工具的調和,你才可能趨近成功的目標——否則再怎麼「易馬」,慘敗的結局不會更易。這道理,陶淵明也講。別忘了,桃花源記的漁人若不是「『忘』」路之遠近」,怎能在「無意」中進入仙境一般的桃花源?

 

參考閱讀:95指考

趙 襄主學御於王於期,俄而與於期逐,三易馬而三後。襄主曰:『子之教我御,術未盡也。』對曰:『術已盡,用之則過也。凡御之所貴,馬體安於車,人心調於馬, 而後可以進速致遠。今君後則欲逮臣,先則恐逮於臣。夫誘道爭遠,非先則後也。而先後心皆在於臣,上何以調於馬,此君之所以後也。』(韓非子.喻老)

 

試問小朋友:如果心裡老想著要贏,根據「秘密法則」,既然全心全意都在勝利一事上,是不是就表示自己與成功的距離愈近了呢?

且聽聽韓非的看法。

韓非曾經講過一個故事,收在《喻老》篇裡。趙襄子拜師當時的明星車手王於期,希望自己也能學得一身駕馭的好工夫。一段時間過後,一方認為絕技已然傾囊相授,另一方則急於檢驗習得的功夫究竟如何,於是議定實地競技。

第一回合,趙襄子很快就被師傅遠遠拋在後頭,他心裡不服,認定是馬匹所致,於是換馬再跑。偏偏三度易馬,弟子仍然贏不了師傅。以中國人慣有的思維,趙襄子這口怨氣馬上就吐到王於期身上了:「想必師傅是偷偷留了一手,不肯盡心教導!」

王於期接過貴族弟子的抱怨,只是平心靜氣地說:「不不不,理論層面能夠點撥的,臣下可一樣都不缺;真正的問題出在閣下的運用不當。

駕 車之道,貴在人、馬、車三位一體。看似獨立的三種個體,在行車過程中,必須找到和諧的韻律,方能迅速到位。可今天閣下駕車,一旦落在臣下之後,一心只想急 忙趕上;可若領先,又唯恐臣下很快追上。換言之,不論領先還是落後,閣下一顆心全在臣下身上,哪來心思找到調和馬兒的節奏?這才是閣下真正落敗的原因 哪!」

       鎖定目標,確立方向,當然是成功的不二法門。但是莫忘先賢的經驗之談,過猶不及,可都不是什麼好事。一心想著「幹」掉競爭對手,好讓自己搶先到位,如此汲汲營營的作法,說穿了只是目光如豆,根本吃力不討好。王於期提給趙襄子的教示,對當今學子依然有效:

       忘掉爭競的心,先學著把力道放在自己與工具的調和,你才可能趨近成功的目標——否則再怎麼「易馬」,慘敗的結局不會更易。這道理,陶淵明也講。別忘了,桃花源記的漁人若不是「『忘』」路之遠近」,怎能在「無意」中進入仙境一般的桃花源?

 

參考閱讀:95指考

趙 襄主學御於王於期,俄而與於期逐,三易馬而三後。襄主曰:『子之教我御,術未盡也。』對曰:『術已盡,用之則過也。凡御之所貴,馬體安於車,人心調於馬, 而後可以進速致遠。今君後則欲逮臣,先則恐逮於臣。夫誘道爭遠,非先則後也。而先後心皆在於臣,上何以調於馬,此君之所以後也。』(韓非子.喻老)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