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成長的真諦—神駒賈普魯(Jappeloup)

成長的真諦—神駒賈普魯(Jappeloupattachments/201310/1137907675.jpg

黃靖雅

賈普魯肯定是神駒,是馬中的天才,不過這不是一個自始就展現天縱英明的故事。

 

賈普魯系出名門,他是純種賽馬,曾經贏得首爾奧運馬術冠軍,因為傲人的得獎記錄,以馬身獲頒法國爵士勳章。

把賈普魯的故事搬上銀幕,最通俗的假設,必然是一個熱血沸騰的故事,充滿了艷羨的眼光與傲人的光彩。

這個假設並不差,就商業操作手法而言,也的確很有賣點。

不過藝術之所以成為高明的藝術,往往來自更高的視角,從而對人性有更透徹的觀照。賈普魯的故事因此不純粹只是成功的故事,更是成長的故事。

 

還是娃娃的賈普魯掙扎著從母身爬出,來到人間世的第一個瞬間,迎接他的,除了他的生身母親,還有他今生的另一個媽媽:少女拉斐兒。attachments/201310/8559834400.jpg

從含淚帶笑凝睇注視賈普魯出生開始,陪伴著賈普魯一路成長,少女拉斐兒在實質意義上,等同賈普魯的媽媽。這個幼年即失怙失恃的少女在賈普魯身上挹注了她生命全數的能量。

她知道賈普魯的身世,知道他身上流著賽馬的血,即便身量不高,只有區區的一米五八,卻大有跳躍的潛力。她更深知賈普魯的性情奇烈,不會輕易馴服,即便她甘於忍受賈普魯跨越障礙時不時把她摔落馬鞍的痛楚,她還是接受了爺爺的提議,為這匹不世的神駒找尋一個更優秀的主人。

本身善於養馬、相馬,同時也善於相人的爺爺屬意的最佳人選是皮爾。他的父親本身就愛馬,為了自小就接受馬術訓練的愛子,放棄原本的事業,就在附近經營馬術場,既利於推廣他心愛的馬術,也為了愛子便於練習。

爺爺與她一般愛賈普魯,出售只為了他的信仰:千里馬理當匹配伯樂。他開給皮埃的價錢等同半買半相送的白菜價。

可現實並不是千里馬遇上伯樂之後,不但免於「駢死於槽櫪之間」的噩運,甚且立刻時來運轉,飛揚跋扈於賽場。被動扮演伯樂的皮爾最初完全看不上賈普魯,嫌棄他是發育未完全的矮馬,爾後幾經波折,贏得法國錦標大賽冠軍,賈普魯的身價似乎確立了,不幸當他與賈普魯一起披掛戰袍,轉往洛杉磯奧運為國出征,在幾萬名現場觀眾前出了個大洋相——賈普魯順利跨過前七個障礙,他卻在最後一道關卡前飛越賈普魯的背,獨自摔出柵欄。attachments/201310/4417800248.jpg

皮爾跌落如狗吃屎的狼狽相先是引起一陣驚呼,繼而引起一陣譏評。他試圖牽引坐騎的動作只拉脫了賈普魯的鞍轡。賈普魯在驚嚇中拔腿飛奔逃離現場。

原該渾融一體的人與馬分裂成兩個獨立的存在。對皮爾而言,除了現場觀眾與事後媒體的訕笑,賈普魯轉頭不顧的昂揚印證了向來的耳語:他配不上這匹名駒。

那就賣了賈普魯吧,美國買家開出的可是四十萬美金的天價。

號稱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在這裡加進現實中未有的戲劇元素:從小支持他全心投入馬術競技的父親突然去世。

失去父親的痛苦,與不久之後愛妻為他生下寧馨兒的喜悅交織融合,在心底醞釀出一股巨大而嶄新的能量:他要重新開始。

他的第一步,是找回當初負氣想要賣掉賈普魯時拂袖離去的拉斐兒。

attachments/201310/5621560019.jpg剛買下賈普魯不久,他就發現安撫得了賈普魯的只有拉斐兒,拉斐兒就此從主人身分轉成保母。捨不下賈普魯的拉斐兒不願愛馬遠渡重洋,當著皮爾與賣家含淚遠去。皮爾重新找上門的時候,她終於迸出了長期以來如梗在喉的心裡話:

「你從來沒有關心過賈普魯。你唯一在乎的,只是自己的事業與獎金。」

已為人父的皮爾默然接受拉斐兒的指控。她說的一點都沒錯。就如先前洛杉磯驚天一跌之後,父親曾經語重心長地提點他:教練對他的批評不失公允,他的確是被寵壞的孩子。從呱呱落地以後,他一直都是父母生活的全部。馳騁賽場有成時,他掩不住洋洋得意,認定自己天生是騎馬的料;可失意落魄之際,他又把矛頭指向父親——都是為了成全父親對馬術的熱愛,害得他賠上了自己應有的順利人生…

他還記得父親最後的結論:如果你始終都是抱著如是的心態活著,你永遠不會進步!

 

皮爾終於向賈普魯伸出從來不曾有過的熱情的手。賈普魯始而轉身不顧,逡巡幾圈之後,終於轉向始終對他微笑張手的皮爾。

重新出發的人馬配,從純奪獎組合轉成愛與成長的組合,他與賈普魯潛心練習,培養默契。賈普魯在賽前十分鐘意外扭傷了腳踝,他不再像先前那樣暴跳如雷,請獸醫檢查過後很快作下退賽的決定:他不想冒任何讓賈普魯受傷的風險。

首爾奧運,他帶著賈普魯代表法國出征。正式出賽之前,他輕撫著賈普魯的鬃毛,又像喃喃自語,又像在安撫賈普魯: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害怕…attachments/201310/7517976724.jpg

 

他們如願贏得奧運金牌。首爾頒獎臺上,奏起法國國歌馬賽曲。臺上,皮爾兩眼熱淚,臺下,偎依著愛馬的拉斐兒也是兩眼熱淚。至於賈普魯,只是一派淡定,在音樂聲中埋魯頭覓草吃。

 

誠如皮爾的妻子娜迪亞在皮爾喪志已極,準備出售賈普魯之際,平心靜氣地說:「別忘了賈普魯在你摔跤之前成功跨過七個障礙,摔倒不是他的錯。」這個婚前也是騎師,為了成就丈夫放棄自己事業的女子,一雙智慧的眼睛深深地看進皮爾:「不論遇到再大的挫折,都別因此抹煞了這兩年你和賈普魯一起經歷的成長。」

天賦異稟,也許可以輕易贏在起跑點上。可人生之路從起點拉開之後,必然是一條迢遙的道路。得意時不必忘形,以為勝券從此永遠在握;失意時也不必喪志,黑暗的幽谷終究不是常態,只要有心,總能找到光明的出口。成功之路,或者意義更廣也更深的成長之路,向來是高低起伏,迂迴曲折,摔得鼻青眼腫之後,儘管嚎啕大哭,可別忘了,一旁始終有關愛的眼不改深情的凝視。擦乾淚水,重新站起來的時候,也別忘了從失敗的痛苦裡汲取些許透徹骨髓的教訓。

爾後的快意人生,就不見得全來自現實的功成名就,而是飽經歷練切磋之後的圓融。attachments/201310/0959218888.jpg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