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最美的光亮

廿字甘露——正

 黃敏警

            菜根譚裡有一段話說得極好:「心體光明,暗室中有青天;念頭暗昧,白日下有厲鬼。」身是正人君子,處黑暗中亦無半點懼怕,即連一般人聞之色變的鬼屋,亦了無懼色,反倒是鬼見了正人君子要敬畏三分的。

 

            《後漢書》〈獨行列傳〉中有這麼一段故事。王忳赴洛陽途中,在一座空屋裡遇見一位病危的書生,書生請求王忳拿了床下的十斤黃金為他料理後事,其餘願意全數相贈。王忳依言找到黃金,取了其中一斤變賣治喪,餘金悉數埋在棺木底下,分毫不取。後來王忳派任為郿縣縣令,路經斄亭,本想就近在驛站借住一宿,不想亭長居然勸他萬萬不可,理由是那裡鬧鬼,而且這鬼還會屠殺旅客,過往喪命的冤魂不少。王忳聽著只是一笑:「仁勝凶邪,德除不祥,何鬼之避?」

 

            任何凶邪不祥的力量都不可能凌駕仁德。如果一個人的言行,乃至起心動念,都不曾逾越仁德的軌範,何須走避鬼魅?當晚王忳夜宿其地,夜半鬼來,並無半點逾越,依禮相見既畢,哀求王忳為其了斷一樁冤獄。此是題外話,暫且拋開不提。

 

           正人君子恆是暗夜裡最美的存在,在汙濁的塵世中閃爍著美麗的光亮。但弔詭的是,愈是小人橫行的邪枉時代,愈是見不得光明磊落的君子,於是謗誹加諸其身者所在多有。《了凡四訓》對此倒是提供了一段絕妙的說解:「聞謗而不怒,雖讒燄薰天,如舉火焚空,終將自息;聞謗而怒,雖巧心力辯,如春蠶作繭,自取纏綿。」即使誹謗纏身,只要自己保持清明的本心,聞言不怒,那些讒言當如近不得身的燄火,在虛空燃盡之後,終得面臨火燄自熄的命運。反過來說,如果真把毀謗的惡言惡語聽進心裡,怒火隨之生起,於是極力辯駁,結果一如春蠶吐絲,只是作繭自縛而已。換言之,外在的謗言通常不會止息的,聽不聽,全在乎一己:聽進了,殺傷力就存在;當作馬耳東風,過即過耳,事如春夢了無痕呀!

 

評論: 0 | 引用: 360 | 閱讀: 10084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