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甜頭的呆瓜

廿字甘露——義

    黃敏警

           君子與小人有一個很簡單的區辨方法:「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要君子做事不難,只要讓他知道,那是義之所在即可;要小人做事也不難,但絕不能曉以大義,義字對小人行不通。小人要的是「利」,要我做事?沒有甜頭就免談。

 

           「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君子立身處世,並不曾預設立場,必然如何又不必然如何的;但也絕不是牆頭草,哪邊得利哪邊倒,原則只有一個:但問合不合乎「義」字而已。

 

           因為眼中只有「義」字,君子一旦作了上司,往往是「易事而難說」,極好相處,卻又極難討好。因為「說之不以道,不說也。」在公務往來動以私情,企圖討好君子,君子根本不吃這一套。但是不接受賄賂卻不意味著君子在行使管理權上會循私挾怨,「及其使人也,器之。」真到要用人的時候,君子會因材器使,該放什麼位置就放什麼位置,與私人交情了不相干。小人不是。「小人難事而易說,說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求備也。」小人不好相處,卻容易討好:女色美酒不當之財,來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輪到用人的時候卻又處處苛求,刻薄得不得了。

 

           「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君子出仕,從來不是為了個人前程,而是藉此實踐心中那套利益眾人的理想。明乎此,也許我們比較能夠了解何以當年孔子要積極尋求出仕的機會。生於斯長於斯的魯國既不用他,他只好離開父母之國,栖栖惶惶周遊列國十餘年,其間苦過餓過被包圍過,近七十歲了才死心回返故土,從事講學著述的大事業。對他老人家來說,壯年在政治著力,期待能一圓理想國度的大夢;老年在教育文化耕耘,培養薪傳的人才,都是義字的實踐吧。

 

評論: 0 | 引用: 24 | 閱讀: 108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