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了老命扶阿斗

廿字甘露——信

   黃敏警

        子貢曾就政治議題請救孔夫子,夫子給他的答案是:「足食,足兵,民信之矣!」滿足老百姓基本的生活需要,充實國防兵備,取信於百姓,都是為政者應該念茲在茲的課題。然而聰明的子貢馬上想到,萬一條件不足,不能鼎足而三的時候,那該先去掉哪一個?夫子說是「去兵」,把國防經費去掉;子貢又追問下去,如果情非得已,僅能保留一個呢?孔老夫子便講:「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人與人間的對應,本來以信任為本,先有了彼此信任的基礎,再談其他。一旦無法取信於對方,兩人爾虞來我詐去的,真是折磨死人了。把此等關係放大到政府與民間,體會尤深。如果政令宣導只是雷聲大雨點小,長此以往,百姓還會信服嗎?如果所謂的「政策」根本只是選舉語言,大眾在習於選舉策略的操作模式後,會不會變得麻木不仁?甚至是在一開始就把大放厥詞的候選人當成口才便給的騙子,或是看作擅長表演的戲子?

 

        政治的安定來自上司與下屬、政府與國民的彼此信任,任意棄守,自以為便宜佔盡,那是短視近利的政客思維,絕非政治家的深謀遠慮。曾子把「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當成君子人的特質,其間即有極深的信任在。試看劉備當年託孤,對諸葛亮的一段話:「君才十倍於曹丕,嗣子可輔則輔之,不可輔則取而代之。」這等於是以人父與人君的雙重角色發言。因為是人父,明知兒子根本扶不起,還是要把王位留給他,再商請諸葛亮輔佐,也許藉著諸葛君補上的五十九分,原來僅拿得到一分的阿斗可以變成勉強及格的君王也說不定。然而劉備也沒忘記他同時還是人君的角色,他以復興大漢自期,如果笨兒子實在不是作人君的料,請了天下無雙的棟樑撐持都還是搖搖欲墜,那就請諸葛亮不必客氣,自己坐上王位去吧。

 

        結果如何無庸贅言。諸葛先生畢竟沒有辜負劉備的全心信任,「士為知己者死」,他以「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回報了先主的盛情。

 

        回到人際關係來談「信」。「子以四教:文、行、忠、信。」孔門的教誨裡,除去學問之外,學好一個人必備的德行,學會忠於己忠於人,學會相當的自信與人際的信任,都是基本功課。老是被人誤會為道貌岸然的孔老夫子,如果能依他所願,建構一個理想世界,這個世界會長成什麼樣子呢?也許很多人會失望,這個世界聽來平凡無奇,不過就是「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而已。能安頓好老人家,關愛年輕人,人人彼此信任,嘿,就這麼簡單哩。然而如是簡單的理想在孔子的時代僅止是夢想,到了今世,依然是只能在白日夢裡建構的空中樓閣。

 

        信字不難懂,人言為信,說話算話便是信。然而真要做到言行如一,不管在哪個時代都是不大容易的功課。子路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與!」光憑三言兩語可以斷案的,在孔夫子看來,大概只有子路了。原因無他,「子路無宿諾」,子路一旦承諾了,絕不可能拖過隔夜。他以信士自許,別人也以信士相待,不必多費唇舌,只要子路說了便算!

 

評論: 0 | 引用: 311 | 閱讀: 16635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