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受苦的大眾看見上帝

廿字甘露——義

 黃敏警

因為絕對信仰上帝,因此願意以渺小的此身侍奉上帝,但上帝何在?除了天堂的上帝,光殿的上帝,上帝究竟何在?

 

曹慶先生是虔誠的基督徒,早年曾經應允上帝,要去「做別人不做的社會福利工作」。一九八○年,他從台糖退休,選定植物人為服務對象,背著一個大背包,帶著幾十份北方乾糧「侉餅」,開始全省走透透。他以五年的時間收集植物人及捐款人資料,其間不僅被罵成瘋子、騙子,連狗都湊上來咬他幾口。一九八六年,他在一切相關條件幾乎都還付之闕如的窘況中租下一棟房子,成立了創世植物人安養院。安養院開張前兩天,管帳的女孩拿著存摺衝向正在廚房洗地的他,滿面驚惶地大喊:「曹伯伯,不好了,您一百多萬的退休金只剩一萬了!」

 

山窮水盡之際,他以親筆信函逐一向五年行腳中建立的捐款人名錄求救。安養院營運的第一個月,支出是十三萬,當月的捐款正巧也是十三萬;第二個月,支出十八萬,捐款亦同;第三個月,收入與支出同樣都是二十三萬。

 

如果深入了解創世,那就不難理解前述收支平衡的巧合。這位掛名董事長的曹慶先生在早期還身兼看護與雜役,親自為植物人撿除長期臥床生出的蛆,用棉花棒為他們清除身上的腐肉,用碘酒滴滿碗大的傷口,再拿吹風機乾燥傷口,成為「腐肉終結者」。曹先生以服務植物人,後來兼及遊民的方式侍奉上帝,正與德蕾莎修女相互輝映。修女說她不愛上教堂,因為教堂不見得有上帝:「我比較喜歡以照顧麻瘋病人的方式侍奉上帝。」

 

評論: 0 | 引用: 145 | 閱讀: 3723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