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公家爵位作人情

廿字甘露——公

黃敏警

有宋一代,相國王旦每每在皇帝面前稱美寇準,寇準則反其道而行,專找王旦的不是說個不停。如此景況行之久矣,連皇帝都有點看不下去,私下為王旦抱不平,王旦卻答得雲淡風輕:「我居相位既久,過失自然不少,寇準在皇上直言無諱,適足見證其人的忠直,這也正是臣下敬重寇準之處。」

 

後來寇準因事罷官,私下求見王旦,請其為復職關說,王旦大驚:「將相之位,國之重器,怎容私相授受?」寇準被搶白一頓,氣得牙癢癢的,以為從此與仕途無緣,不幾日,竟然復起為節度使同平章事。寇準大喜,進宮謁見皇上,感謝皇上知遇。不想宋真宗給了他一個全然意外的答案:「此全是王旦的薦舉,方有今日。」寇準聞言,愧怍不已,這才知道自己的胸襟弗如遠甚。

 

當代熟悉王旦其人作風的同僚,有時不免要數落王旦:既有心為國舉才,何苦不讓被幫襯的人知道這分人情?王旦回答得極好:「授爵公朝,感恩私室,這種事我做不來的!」把國家公器當成私人物品一般贈予,明明是國家給的薪俸,自己偏要佔一分人情,豈不大謬?

 

王旦心中理所當然的邏輯,全然與天地至公的律則相應,在宋代已然罕見,置之今日,更屬難得吧?

 

評論: 0 | 引用: 77 | 閱讀: 94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