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清明劍斬除煩惱根

廿字甘露——覺

          黃敏警

 

        煩擾紅塵,若得以重新照見自己清明的本心,徹悟生命的實相,人間種種因於貪瞋癡的煩惱自然不再了。

 

        曾在繪作家幾米一幅畫作中看見人間無奈至極的癡態。他安排一對戀人在林間小徑同行,男孩走在前頭,不時回過頭來照拂走在後頭的女孩。畫面上盡是陽光,是穿越林間潑灑在小徑的陽光,還有男孩笑臉上飽滿的陽光。在這般幸福的時刻,幾米藉著旁白寫女孩的心情:「我愈走愈慢,我愈走愈慢,我淚流滿面。」

 

        正是了知人生的無常,明白這一刻如此單純而又美麗的幸福不會是永恆的常態:也許有一天,人不在了;也或許有一天,情也不再了,眼下這片刻的幸福便成稍縱即逝的珍貴片斷。正因知道幸福不是人生的常態,面對幸福在眼前搬演,而後即將迅速消逝,萬般不捨於是化作挽留的淚水。

 

        淚水流過,歲月消融,後頭一切不可知的命運仍然迎在前頭。人生本來多有不可解的恩怨情愁,親情的、愛情的、友情的,因為難捨,所以老是盤旋在心頭,成為人生不可解的大慟。若能認清「人與人間最大的聯繫是愛,而不是擁有。」或者如一行禪師所說的,這愛是「慈悲喜捨的」,那麼這愛便不再惹來煩惱,反而「只會令人歡喜。」

 

涵靜老人駐世時教靜參,一再耳提面命,教弟子「一切放下,放下一切」。放下什麼?放下對人事物的種種癡愛,種種瞋心,種種習氣,種種貪婪與執著。放得下這一切,自能海闊天空,萬般自在;萬一放不下,那麼這種種慾望便如嘗過甜頭的獸,時時要循了原路來騷擾放不下的可憐人。

 

        電影〈臥虎藏龍〉中有一段算得上經典的對白。女主角俞秀蓮對男主角李慕白說:「握緊拳頭,什麼都沒有;把手放開了,你就擁有一切。」

 

        人世間本來這樣,能「捨」便能「得」呀。貪愛一切,捨不下慾望,於是在慾海浮沈,不得自在;放下了,煩惱隨著放下,捨離後偌大的空間即能以智慧填充。能捨的愈大,智慧存在的空間也就愈大,那才是真正的大自在、大解脫。

評論: 1 | 引用: 50 | 閱讀: 104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