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賤之知不可忘

廿字甘露——節

        黃敏警

「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漢光武當年相中已婚的宋弘,有意以自家妹子湖陽公主下嫁,宋弘聞言立即以此明志。

 

陪伴涵靜老人走過七十年結褵歲月的智忠夫人,肯定會稱許宋弘面對富貴誘惑的自我節制。在智忠夫人眼中,婚姻是什麼?「婚姻是一生的承諾,必須負責到底,再苦再難,都要用心走到底。」

 

把詩人別有所託的意旨抽掉,試看張籍以他男性的筆寫出一個貞節的女子形象。

 

「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繫在繡羅繻。……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歷來詮解節義,多著眼於朝代交替的時代,在風雨交加的亂世中,忠臣烈士等同節義的代名詞,贏得最強烈的注視。但是時代走到了這裡,傳統國族觀已被地球村觀念取而代之的時代,再以如是狹隘的觀點解釋「節」恐怕不是好事。吟詠張籍的〈節婦吟〉,在心中勾勒出一個古典女子如何含淚推拒誘惑的意象時,我便想:這樣的意涵更合乎時代需要吧?

 

即使已然走入婚姻,仍然在婚配關係外存在著種種誘惑,這是現代人面臨的諸般難題之一。〈節婦吟〉的女主角面臨的取捨夾雜著濃厚的情感因子,依然決定「節制」一己的情感,回到配偶身邊去。至於現代層出不窮的外遇事件,除去情感問題之外,更多的問題往往起源於慾求不滿,直是把人格貶到與獸同等,此時來談「節制」的理想,不知會不會顯得陳義過高?

 

評論: 0 | 引用: 64 | 閱讀: 1514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