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浮輕蔑的風格 by 楊照

輕浮輕蔑的風格 by 楊照
 
2009.08.26 聯合報
 
楊牧在《奇萊後書》中,記錄了一段當年在東海大學念書時發生的事。
 
他為了《楚辭》理解上的疑惑,去到教《楚辭》的老師家,老師正在長桌上鋪了紙寫字,一邊寫一邊將「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的宋詞背出來,另外一張桌上,卻有圖書館和人事室的同事對著一盤象棋,不是那兩人在對弈,而是人事室同事跟老師分邊廝殺,圖書館的同事只是在幫老師移棋擺棋。人事室同事叫:「士六退五。」老師一邊繼續寫他的書法,一邊回道:「馬四進三。」
 
年輕的學生大吃一驚:「果然是有名的才子啊……居然能將這三件事結合在一起,如此瀟灑地玩著,在一個初冬的黃昏,甚至可以說是得意地賣弄著;他的才藝超群,驚人的記憶力,想像力,和解析分辨之力,在一個微寒的初冬剛上燈不久的夜裡,書法,宋詞,棋戲。」
 
同時在東海中文系,有牟宗三先生。有一回,學生社團請牟先生演講,講題訂的是「理想主義」。講到結尾處,牟先生「彷彿將自己的思考當場就集中到一個重點,憂鬱地說:理想主義──共產黨可能還有點理想主義啊,我們哪有什麼理想主義呢?」
 
過完暑假,牟宗三沒有再出現在東海校園。高年級學長憤慨地說:牟先生走了,不會回來了。就是因為演講時說了共產黨還有點理想主義那句話,被人家告發,書就教不下去了。而告發牟先生的人,就是那位教《楚辭》,作詩填詞、下棋寫字的教授。
 
作詩填詞、下棋寫字,和當「抓耙仔」告發異己,中間沒有必然關係。兩件事如果有什麼聯繫,毋寧是在另外那一句「得意地賣弄著」上面吧!賣弄,用誇張的方式表演自己擁有的一點才能,刻意博取「才子」的名氣,這種行事風格必然帶著兩項致命的問題──嚴重的自我中心,以及對於他人的輕浮輕蔑。如此輕浮彰顯自己的人,我們就沒有把握他會用什麼方式看待與對待別人了。
 
賣弄,以及連帶著賣弄而來的輕浮輕蔑,這種令人難以忍受的風格,在「八八水災」的救災過程中,我們看了很多,事實上,如果不是那樣的輕浮輕蔑,社會的民怨與批判應該也不會來得如此洶湧凶悍吧!
評論: 0 | 引用: 2 | 閱讀: 136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