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生妙有~光空加敏空等於不空

空空生妙有~光空加敏空等於不空

黃敏警

1

        後期上過正宗靜坐班的同奮大概都有個印象:維生首席在賜道名的那堂課上,很喜歡舉一對夫妻的道名作例子。他說:當年有個同奮被賜道名為光空時,心裡充滿了疑問,他可是作生意的,一個「空」字?但既然是師尊親賜,他也不敢表示任何意見。等太太參加坤一靜坐班,賜道名時,師尊大筆一揮,居然又是個「空」字,這可怎麼好?兩頭空空嗎?師尊倒是人情練達,很快看出了弟子的迷惑,隨即作了詮釋:「光空加敏空等於不空,空中生妙有。」

 

帝教復興初期皈宗,隨即在民國七十年三月參加第五期靜坐班訓練的光空樞機,頂著備受師尊祝福的道名,在民國七十二年九月參與日本富士山祈禱大會返台後,事業果然有了極大的轉機。他把原先的公司易名為「妙有」,同時配合時代潮流,將原先勞力密集的產業型態轉為高度精密機械運作的營運模式,本身不再參與勞力工作,而是全力投入業務的開發與管理。公司經營型態在轉型,他個人對公司的參與方式也隨之轉型。賢內助敏空常打趣說:「以前是校長兼工友,赴日祈禱返台後可以專心做校長了。」

 

轉型的一年中,光空其實飽嘗了許多外人難解的辛酸:員工的流失,資金的調度……,他個人的因應方式除了以平常心面對外,每日固定的早晚祈禱、省懺帶給他不少信心,這其中,還有一個很大的支持力量來自師尊。師尊深知他面臨事業轉型的挫折,在這一年中屢次召見,並且一再交待與光空同樣從商而又與光空相知甚深的光濁開導師不斷從旁協助與關心。這一年下來,事業轉型成功,光空與教財的淵源從此建立,與師尊深厚的師生情誼也益加堅定。

 

2

十餘年的帝教因緣中,師尊對弟子真摯而深刻的關愛深深印在光空心版裡。七十年在台北上第五期靜坐班時,光得樞機與師尊常輪流煎荷包蛋給學員當早餐吃,荷包蛋吃在嘴裡平平常常,當時並不曾細想,那可是出自天人大導師的手筆!

 

七十二年隨師尊赴日祈禱前,光空發現當時三歲的老大在拇指根處長出二公分左右的軟骨,劫務當前,光空心想先去了日本再說吧,等光空返台,老大的軟骨居然不藥而癒。

 

七十四年,敏空懷老二,產檢發現胎位不正,夫妻兩人來到天極行宮想請師母設法。那天是禮拜一,師母正好回台北,夫妻倆有點失望,師尊婉言問出結果後,答應幫忙。當天晚上,敏空夢見與夫婿光空又回到天極行宮師尊的辦公室,師尊比劃了一下,邊說了一句:「好吧,給你過去吧!」夢醒後敏空又驚又喜,這個孩子原就是向天上求來的,現在又得師尊大力協助,她絲毫不敢掉以輕心,每日誦唸廿字真言迴向,幾日後回婦產科門診,醫師檢查後宣稱:胎位已回復正常。

 

然後是么兒,還在襁褓中時抱了去,師尊看了看,稱讚孩子長得好,就只是鼻根太塌了,師尊邊唸著:「男孩子鼻根高點才好呀!」邊就用手去捏孩子的鼻樑,孩子現在國小五年級了,濃眉大眼,外加隆準高鼻,俊秀得很。

 

因為與師尊的深厚因緣,師尊從民國七十二年十二月八日常駐天極行宮未久,光空在妙有公司的本職之外,意外添加一職:報童。師尊駐在行宮那幾年間,光空每天固定四點四十分起床,五點三十分準時到達行宮,送上報紙後陪同師尊打坐,七點三十分下坐,再陪著師尊在附近散步,九點回到家,日復一日,一直到師尊遷到省掌院後才告中止。

 

3

隨侍師尊的數年歲月中,光空最感到感慨的是因此看到不少人情冷暖;當時不少人衝著師尊在政界的人脈與無形的神通,算準了師尊散步時間前來「請益」,其中多的是不甚合理的要求,但師尊慈悲,通常是讓求者皆大歡喜地離開。看在弟子眼裡,感慨頗深。日後面見首席使者的規定即據此而來。 

   

這段時間令光空最感動的是:師尊每日一定細細讀過七大報,遇有重要新聞,往往先加圈點後再行剪下,造冊彙整後於每月的初一十五呈光殿上報  上帝。師尊為自己的定位真就是  上帝的傳令兵,是  上帝派在人間的耳目,人間有形無形的一切,師尊除了透過靜觀外,還藉著傳播媒體收集資料,以上達天聽。

 

師尊如何媒介天人?光空後來在民國七十五年參加第一期師資高教班時算是見識了。那幾年正是大家樂風靡全台的時候,那天上課,天極行宮外的氣氛原就有些詭異。上午十點多,師尊在課堂上大談無形與社會的賭風,很感慨地說:從帝教復興以來,他一直請求無形配合全力保台,奈何世人不知惜福,師尊的語調愈來愈高,終於拍案大吼:「我不管了!」二個小時不到,風雨大作,這之前當時的氣象局主任任立渝先生還信誓旦旦地向觀眾保證:颱風不會入境。結果那回韋恩颱風不但堂而皇之入侵寶島,而且是很不尋常地由西而東,再捲向台北,最後是襲捲全台,災情奇慘!

 

韋恩後來在太平洋停駐一週,大有捲土重來之勢,師尊看看寶島的慘狀,心生不忍,不再提他不管的誓言,很快寫就表文呈給南天,請求無形「到此為止」。韋恩至此轉向菲律賓,台灣算是又逃過一劫。

 

4

光空與教財的淵源,始於民國七十二年一月六日,蔣緯國將軍拜訪天極行宮;當時行宮的腹地僅及於師尊銅像所在之處,蔣將軍看過之後隨即建議師尊,若為帝教未來發展計,應及早作全盤規劃,附近的土地若未能一併買下,以行宮既有的格局看來,發展不大。光空樞機當時陪侍在旁,一字一句聽得分明,心中默許:日後若有財力,買下附近的土地當是首要之務。

 

這個不曾對旁人提及的心願實踐得倒快,七十三年三月,首席使者辦公室成立後,他奉師尊命令接下籌措教財的重責大任,之後不久,他的妙有公司業務成長,光空很快利用現有資金加上銀行貸款,買下他生平第一塊土地,也就是今天柔和館這塊地。

 

師尊一再向同奮強調:能捨便能得。關於這點,光空有極深的體會。買下柔和館那塊地時,他猶是無殼蝸牛,買地之後,妙有公司業務大幅上揚,他接連買了幾筆土地。這其中還有一個美麗的插曲:他買的第二筆土地,也就是現居住所,當時師尊在斗南天立堂開光過後返回天極行宮途中,特意進來看了看。房子附近佈滿稻田,門前正好有三條水溝匯集,據說很多買主看過後都大搖其頭,始終無法成交,光空因此得以非常合理的價格買下。師尊看過之後笑著對光空說:「這是  上帝特地為你保留的吉地!」因為這層關係,光空後來雖然又購置了不少土地,卻始終獨鍾這塊土地,工廠和住家都安置在這裡。內行人說這塊地「氣旺」,光空倒覺得吸引他的不只這些,最重要的是:師尊的行腳曾數度踏上這塊土地!

 

人間極院成立後,大藏院隨之成立,光空被師尊指派擔任財務組長一職。師尊駐世時,幾度召集極院同奮,明確指示:「極院沒錢是大家的事。」希望大家群策群力,共同籌措教財。師尊指示時的神情一直留在光空腦海裡,他始終覺得:不管師尊是否仍然駐世,不管他個人是否還擔任教財方面相關的教職,他會把帝教的財務看成是自己的財務,全力以赴。預計在帝教復興十七週年紀念日正式宣布成立的籌募委員會,光空也參與其中。籌募委員會計劃召集五十五名定額捐獻委員,百名隨喜奉獻委員,希望同奮在安悅奉獻行有餘力之外,得以挹注於此。籌募委員會所募來的款項,統由大藏院支配運用,委員會本身只負責勸募及監督。若能運作順利,極院財務困境應能有效紓解。

 

十七年的帝教經驗中,光空自謂有許多不足為外人的心得與感應。今年在各行各業大喊景氣奇差的衝擊下,光空的妙有公司業務預估仍有可觀的成長,面對帝教的財務困境,他除了已有的奉獻之外,更希望投資的五家公司能順利開展,得有餘裕可作更多的奉獻。而這一切,光空都謙稱:這是他應做的分內之事,既無功德,也不值得旁人置一讚辭。

 

5

修道即生活,生活即修道。若有機會到光空樞機家走走,會有更深的體會。光空家陳設簡單,壁櫥中一座小小的香爐,一家人進進出出,必會對著香爐行禮,誦唸廿字真言。每日例行晚課,小小孩是廿字真言百遍,大一點的小孩則是廿字真經。

 

修道很難嗎?師尊說不難,光空也覺得不難!

 

評論: 0 | 引用: 1315 | 閱讀: 27173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