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X

文華高中一年十九班 鄭人瑋

 

已經忘卻的,是它如何地滲入日常生活並根深柢固。還記得的,是它如何在喉頭與口腔間,既短暫又恆久的狂舞。

 

        X

 

        一直令幼年時期的你所感到不解的是,為什麼大人嘴巴上明明才剛出現,下一秒卻轉過頭來對你說:「這是髒話,乖寶寶不可以說。」現在的你想了想,那罵人的大人和說教的大人似乎是兩個不同的人,但當時尚天真無邪的你並沒想那麼多,總之那個字留給你的印象,不是「敢罵的就是真強者」,就是「我要跟老師講!」

 

        於是你就抱著如此懵懵懂懂的心態,從絕不出口的溫順兒童,慢慢蛻變為「如果父母老師不在就可以罵」的死小鬼。但同時你似乎也發現了件令你感到矛盾的事情,你竟開始對滿口X字的大人感到無禮與不齒。奇怪,你不是應該覺得帥氣的嗎?這疑問在你的一個中學死黨兼損友在某日興高采烈地告訴你他的新發現——「X是發語詞而非粗口」後,便被你忘得一乾二淨了!

 

        所以,你就這麼成為了X教的信徒,天天誦經呼口號,即使心中那份稀薄的罪惡感從未消逝。直至最近,你在一次「傳教活動」中,遭到一位女施主以厭惡的眼神壓制。瞬間,你被罪惡感淹沒。你慌張地問著你的心:「這是為什麼?」你的心底以靜默代替了一切回答,嘲諷著提出愚昧問題的你。

 

        你只好由周遭的世界尋求解答。首先想起的,是之前電視上引起粗口風波的名嘴。你依稀記得他的下場並非多麼令人稱羨。然後,你又想起了某個對總統粗口的醫師。他事後道歉了,但他又有哪一點錯了呢?你覺得,他不過是想表達他的不滿,不是嗎?人家在電影裡罵X像在喝水,〈艋舺〉裡的兄弟還有邊笑邊X的,那不是真誠的表現嗎?

 

        最終,你得到了一個結論。人類創造了某種話語,卻自己把它塑造成禁忌,而且須要被偶爾打破一下,否則內心中會有個平衡將隨之瓦解。人類總是如此,不過要是不荒謬,又怎稱得上是人?想到此,你笑了,帶著笑意,你與你的心做了一個小小的約定,以後還是別罵這個字好了,至少不是太常。

 

        你的心笑著對不起老實的你罵了聲X

 
評論: 0 | 引用: 99 | 閱讀: 338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