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者便是主人

      閒者便是主人

       黃靖雅 

這究竟是最好的時代還是最壞的時代?我不知道。我所確知的,是我們正活在一個被商品包圍的時代。

人在家中坐,廣告天上來。無所不在的商業廣告不斷對消費者耳提面命,什麼叫時尚,什麼是高貴。在這個自命為自主自由的時代,大部分的人不斷被教導何謂主流價值,而後不由自主地捲入時代的洪流中,盲目地忙著追逐與追逐,消費與消費。

        如果物慾真有盡期,如果人生的幸福美滿可以物質來滿足,那麼恭喜,我們真是空前幸福的一代;只可惜事與願違,真實的現實遠非如此。陷入無底洞般的物慾求索中,換來的只是更加空虛的心靈。正如心理學家馬斯洛說的:「人的靈性需求若無法滿足,只好轉而求助於物慾的飽足。」

活在這樣一個時代,願意聽聽東坡先生給我們的解答嗎?

 

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

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

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世間美好的物事何其多,不必硬把自己卡上主人的位置,企求擁有一切;只便退而求其次,安安心心作一個旁觀者,純粹以欣賞的眼光讚歎世間難得一見的美善。天賜的清風明月固然可以如是,人為的藝術品也不妨如此看待。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當個人的所有權已經被過度強調,可又換不來預期的快樂時,也許該回頭就教於古人的智慧。

我還是要捧出我心愛的東坡來。烏台詩案後貶到黃州,躲過意外飛來的死劫,帶去的已經是一縷歷盡滄桑的魂魄。那一夜,他與同樣闔不了眼的謫臣張懷民漫步於承天寺中庭。

庭下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

踩在清明的月景中,足踏搖曳的竹柏影像,心境也因之清明,讀者對於東坡筆下如水的月光,可曾生出半點羨慕之想?

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耳!」

真正令人艷羨的不在景觀,而在心境。

東坡這句話裡固然有現實中因貶謫而被迫作「閒」人的無奈,更多的卻是看破世情的曠達吧。

容我援引朱熹的<觀書有感>一用:

 

半畝方塘一鑑開,

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

 

我們真正欠缺的從來不是名山勝水,而是清淨的心田。一旦心湖朗澈,何患照不見世間的真善與至美?

 

原刊2005/09/22中時浮世繪中文正紅專欄

評論: 0 | 引用: 26 | 閱讀: 104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