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錯誤

美麗的錯誤

黃靖雅 

 

        那個嵌在向晚的畫面時不時就浮上來。

 

        我兀自陶醉於明德水庫的美景,一個飽含狐疑的男聲在背後響起:「小姐,妳在這裡作什麼?」

 

        「妳在這裡作什麼?」這是什麼問題?我不能在這裡嗎?我霍地轉過身去,那人又重複了一次方才的問題。我驚訝不置地看著他,一個陌生男子,臉上帶著濃重的戒備神色,旁邊那部藍色的車,正是剛才慢慢靠近我的那一部。

 

        我只是在看美麗的風景。這樣可以嗎?可看看那人肅穆的神情,這樣的答案簡直像在開玩笑——可這是實話。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問題,一時語塞。

 

        那人見我發愣,老半天不答腔,自己遂又加上補充:「小姐,我是警察。」

 

        警察?我犯法?

 

        「我剛才巡邏時就看到妳一個人在這裡走,怎麼現在還在這兒?」

 

        他是出巡的警察?我忽而從他的敘述裡找到他的線索。

 

        他看見一個長髮的黑衣女子獨自在湖畔走著,不時轉頭向湖面張望,偶而駐足,而後行行重行行,探勘與停駐的節奏不時交替。她在作什麼?這是車子穿行的環湖公路,她隻身出現在將晚的湖畔,徘徊復徘徊,動機何在?

 

        我描出自己在他心中的圖像,終於弄清他眼中的擔憂,不禁朗聲笑了出來:「您是不是以為我想尋短?」

 

        他臉上緊繃的線條終於放鬆,隨之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嗯,看樣子不像。」

 

        我們就隔著車流展開簡短的問答。

 

為什麼妳在這裡?

我只是到附近的飯店參加研習,貪看美景逃掉晚餐跑了來。

要我開車送妳回去嗎?

謝謝您,不用麻煩了。

我順路的,很方便,一點也不麻煩。

謝謝您,我喜歡走路。

 

        我笑著向他揮手,既是道謝,也是道別。

       

        回程我又遇到他,車子在我身旁停下,一張笑臉從車窗探出來,還是笑著問我搭不搭便車,我也笑著感謝他的好意,仍然走我的賞湖之路。

 

        那個溫暖的影像就此鐫刻在我心底,一個好心的警察,盤查一個看似有意跳水的女子,只是為了確定一條生命不會在下一刻失去。我接下這個好意,並且牢牢記著,雖則我早已不復記憶那個好心人的長相。

       

        多年以後,有一次我不經意與一群朋友提起這段美麗的記憶,對我而言,那是溫情滿人間的有力佐證,不想得來的卻是全然不同的解讀:妳怎麼信他?他可能是冒牌的警察,只是找機會接近一個單純而獨行的年輕女子……

 

        我當下聽得大駭,不不不,這個答案太離譜,我無法接受。我寧可相信那只是來自於一個陌生人的善意關懷,如果是這樣,我會覺得這個冷漠的社會還是處處有溫情。

 

        後來看黑暗騎士,對於結局因此格外有感觸。

原本打擊犯罪不遺餘力的檢查官哈維.丹特,因為心愛的女友意外喪生,一股復仇的怒火燒得他連殺五名警員。蝙蝠俠手刃已然轉成黑暗騎士的哈維之後,慨然承擔起殺害員警的罪名。在亂世裡,人們不僅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有希望,維持住哈維原先的光明騎士形象,會是無告衰世的一劑強心針。

 

謊言絕對不是好事,在道德判斷的假設裡,我們都以為自己要的是真相。然而在現實的社會裡,在美麗的謊言與醜惡的真實之間,我們究竟選擇哪一個?

 

可能是「美麗的錯誤」。

 

 

2008/11/30

評論: 0 | 引用: 35 | 閱讀: 93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